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美人圖第二集第五章

美人圖第二集第五章--成人文學 第五章
仙蹤浮現

兩個婢女驚呼一聲,早洩怎麼辦 http://epa.dha.tw )赫然發現那竟是四個人疊在一起同時出現,看上去像是一個人一樣。

她們心中稍定,立即又懸了起來,瞪大眼睛看著那些人,心裡充滿了恐懼絕望。

那兩位美貌貴夫人此時也稍微回過神來,抬起美目幽幽地看向他們,立即低低地驚呼,驚駭欲絕。

蜀國夫人在近距離內,清楚地看到她心愛的寶貝女兒一絲不掛地貼在她熱戀的小情郎身上,緊緊地摟著他的脖頸,顫聲嬌吟哭泣著挺動雪白柔潤的玉臀,一下下地撞擊著伊山近的胯部,和他進行激烈的交合。

細草萋萋的嫩穴處,一根粗大的肉棒正深深地插在那裡,她一向文雅貞靜的女兒挺動雪臀,以嫩穴快速吞吐著它,還在不停地向外流著興奮的蜜汁,裡面夾雜著一縷縷的血絲,作為她曾經是處女的證明。

蜀國夫人眼前一陣陣驗黑,看到這縷血絲,她可以確定,今天早上女兒衝進宴會廳的時候還是處女,只出去轉了一圈裡面就多了一根大肉棒,這樣快速的變化讓她震驚得無法置信。

更讓她不能接受的是,這根肉棒她十分熟悉,昨夜被她珍視地溫柔舔吮了無數次,清晨時還插在她生出過女兒的蜜穴裡,現在就已經換了位置,插進了女兒的處女嫩穴裡面!

朱月溪也震驚得快暈過去了,外甥女和小情郎在興奮地相奸,她的獨生女兒也被伊山近抱在懷裡,衣衫不整,露出堅挺柔嫩的酥胸,雪白的乳肉上有青黑色的瘀傷,現在被伊山近順手大力捏弄,揉出了一道道的鮮紅指痕,就像她本人乳房和身體上各處的指痕一樣。

因為,那都是同一個人捏出來的!

文娑霓這時候爽得欲仙欲死,快活得像要飛起來,挺動嬌臀不知羞恥地興奮哼嗚,嫩穴狠狠咬住肉棒,只想爽死在他身上。

伊山近突然停止了動作,湊在她的耳邊,輕聲道︰「大40歲到70歲間的男性,你母親需要休息,不要驚擾了她!」

「啊?你說什麼我母親,胡說八道的……」文娑霓嚶嚶嬌啼道,迷迷糊糊地搞不清楚狀況,被他用手一撥蠔首,轉頭看到母親和姨母那雪白赤裸的美麗胴體,驚訝地哼嗚道︰「你們怎麼真的在這裡?」

話一出口,她立即臉上變色,淫興都被嚇飛了,張大櫻桃小嘴呆了半晌,突然「哇」的一聲大哭出來,抱緊伊山近的脖頸,把臉埋在他懷裡,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羞愧至極,恨不得立即死去才好。

伊山近冷笑著伸出手,將昨夜吃剩的菜餚都從巨大餐桌上面推下去,發出嘩啦啦一陣大響。

「你們,過來把餐桌擦乾淨!」他向兩個婢女一呶嘴,像主人一樣下令。

兩個俏婢早就嚇得呆了,看著被夫人撿來的男孩將肉棒插在尊貴40歲到70歲間的男性的下陰裡面,就這樣大模大樣地下令,絲毫不敢違抗,立即爬起來擦桌,一時找不到抹布,乾脆就用自己的衣袖,把桌子擦得乾乾淨淨。

伊山近放下手中抱著的當午,滿意地捏捏她們嬌嫩的臉蛋,吩咐道︰「好好照顧她。」將當午交給了她們,而梁雨虹則躺在餐桌上,眼睜睜地看著身邊的表姊被伊山近狠乾。

文娑霓被他放在餐桌上面,伊山近雙手抓住她嬌嫩的纖腰、玉臀,挺動腰部,就這樣站著大乾起來。

粗大肉棒在嫩穴中快速抽插,磨擦著蜜道中嬌嫩肉壁,靈力挑逗著處女花徑與陰蒂上的興奮點,一陣陣的快感如巨浪般狂襲而來,文娑霓心中一陣眩暈,卻拚命地忍耐著,不想在母親和姨母面前發出淫聲。

「倒是挺有骨氣,我看你能忍多久!」伊山近加快了抽插速度,如怒潮般衝擊著桌上玉體橫好奇吃了一顆威而鋼,但沒想到威力持久,發射一泡後又勃起,連穿衣服都有困難,為什麼威而鋼會有這種效果?的美麗少女,粗大肉棒如巨炮般一下下狠狠撞進處女嫩穴裡面,乾得她嬌喘息息,唇齒間忍不住發出低微的呻吟聲。

文娑霓在最親近的兩位長輩親人面前被這麼小的男孩狂奸,貞操徹底失去,而且還發出了淫聲,讓她羞愧至極,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一邊哭,她一邊無法自制地用美腿夾緊伊山近的腰部,自動挺起玉臀迎合伊山近的抽插,讓伊山近每一下都能插到最深處,給予她最強的磨擦快感刺激。

悲傷的哭泣聲與快樂的淫聲不時從她的櫻桃小嘴裡面發出來,貞靜美麗的千金40歲到70歲間的男性在各種強烈的精神刺激之下,已經自暴自棄,索性一心一意地追求性愛快感,只當這是一場可怕的春夢。

身邊的美女們右著這詭異的情景,都啞[!無討。梁雨軒離得鹹近,就躺拍文嗡霹的身邊看這小男孩姦淫她,直看得嬌喘息息,俏臉紅得都像要滴出血來。

蜀國夫人扶著心腹婢女,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艱難地挪到桌邊,紅腫的蜜穴一直在向外流著精液與蜜汁。

她站在伊山近的身側,看著桌上呻吟浪叫的女兒,淚水一滴滴地落下,伸出溫暖的玉手,輕輕地握住了女兒纖細的手掌。

文娑霓顫抖地睜開晶狼牙套美目,看著自己敬愛的母親赤裸著美麗玉體站在自己身邊,陡然嬌呼一聲︰「母親,啊*己她的身體開始劇烈地顫抖,修長美腿緊緊盤住伊山近的腰部,玉臀拚命地向前挺動,嫩穴將肉棒整個吞下,蜜道猛烈地痙攣抽播,在這一刻已經達到了性愛的高潮。

嬌嫩蜜道擠壓著粗大肉棒,子宮中傳來灼熱的吸力,伊山近劇爽無比,忍不住低吼一聲,肉棒猛烈跳動著,將大股滾燙精液狂射進美麗少女嬌嫩的子宮裡面。

他的手顫抖地抬起來,一把抓住身邊美婦的柔滑雪臀,手指插進蜜道裡面,用力樞挖,另一隻手伸到旁邊,抓住梁雨虹被打青的嬌嫩乳房拚命狠擰,痛得她大聲哭泣起來。

在極度的興奮之中,海納功的雙修靈力湧上手指,強烈地挑動著美女的淫慾。

蜀國夫人看到女兒和自己小情郎相奸達到高潮的場面,本來就在痛苦中充滿了奇異的快感,更哪堪他的手指在灼熱蜜道裡面抽插樞弄,整個身體都不由劇烈地顫抖起來,雙手無意識地伸出去抓住女兒堅挺柔滑的乳房,顫聲哭泣浪叫,在這一刻達到了性愛的高潮。

雪白窈窕的性感美體顫得像在打擺子一樣,灼熱的蜜汁從痙攣花徑中狂噴出來,澱得伊山近手上、雞雞上到處都是。這一對美麗母女,在極樂的高潮中同時達到了「嘲吹」的至高境界,嬌嫩小穴如小嘴般大力吸吮壓搾著龜頭、肉棒,伊山近爽得無以復加,肉棒狂跳不止,將大量精液射入美麗少女玉餿深處,直到將子宮裡面灌得滿滿的,才顫抖著停止了射精。

蜀國夫人玉體劇顫,蜜汁不住地洩出來,修長美腿洩得發軟,支撐不住身喂重量,軟軟地倒下去,跪在伊山近臀下幽幽哭泣。

她的手無力地抱住伊山近赤裸的雙腿,微微低卜頭,優雅美麗的絕色玉顏貼在他?的腳上,清澈淚水自美目中流出,順著他的小腿向下滑落。

看她那麼傷心,伊山近也有些可憐她,昨夜被她強姦的悲憤好像也輕了許多,忍不住伸出手去,撫摸著她柔滑的青絲雲鬢,輕聲道︰「別傷心了,你要是不喜歡,我以後不干你女兒了!」

文娑霓在高潮後美妙的眩暈感中隱約聽到這句話,劇烈地顫抖了一下,驚恐地睜開美目盯著伊山近。即使再恨他,一聽說以後不能嘗到這種極樂的美妙滋味,第一直覺就是痛苦惋惜,修長美腿更緊地盤住他的腰臀,捨不得讓他把肉棒拔出來。

蜀國夫人跪在伊山近身下,美麗的臉上帶著性感小護士的神情,顯得極為淒美。

她靜靜地流著眼淚,輕搖蠔首,柔聲道︰「你要是喜歡,什麼時候想要她都可以……只求你不要拋棄我就好了!己這樣說著,犀利士5mg http://5mg.dha.tw )她緩緩地伏下身,如花瓣般的美麗紅唇輕輕地碰觸他的腳背,極為溫柔地吻著他,像一個最虔誠的信徒一樣。伊山近震驚地瞪大了眼睛,在他身邊,另一個溫柔而堅定的聲音響了起來︰「我也是一樣,只要你能不拋棄我們,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朱月溪跪在他的另一側,美麗的赤裸玉體伏下去,虔誠地吻著他的腳,濕滑香舌在腳背上輕柔舔弄,像在對這小情郎進行挑逗。

謝希煙用來製造性奴的駐顏丹藥,效力果然不凡,以凡人的精神力量,根本就無法抗衡,即使她們是所有女性中最為美麗傑出者。

伊山近駭然呆住。他並不清楚前因後果,卻能聽出她們聲音中濃濃的愛戀,那是一絲摻不了突然不舉原因的,真摯感情。

「難道她們不只是想要強姦玩弄我的身體,還真的對我動了情?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們比那兩個玩完提起褲子就走的仙女好了無數倍!」

他低頭看著兩具雪白窈窕的美妙玉禮伏在地上,那誘人的曲線美讓他口乾舌燥,濕滑的香舌舔在腳背上,更充滿了挑逗的意味。

伊山近插在美麗少女嫩穴中的肉棒迅速地硬了起來,再也忍受不住她們的挑逗,突然將肉棒從嫩穴中拔出,彎腰將兩個性感美婦抱起來放在寬大的餐桌上,猛地一挺腰,將濕淋淋的粗大肉棒頂入了緊窄灼熱的蜜道裡面。

蜀國火人看到那根大肉棒!而沾滿「自己女兒的蜜汁與處女落紅,充目中不林脈流出熱淚;司是感覺到粗大肉棒入體時的快感,她又不禁伸手抱住伊山近,優美紅唇邊現出嶺自內心的欣喜微笑。

伊山近抱緊成熟性感的美麗玉體大乾特乾,粗大肉棒在蜜穴中快速抽插,乾得淫液四澱,水聲響亮。

文娑霓躺在母親身邊,看著他們激烈交歡,蜀國夫人美麗的臉龐佈滿興奮的紅暈,優美紅唇張關來,興奮地胡言亂語,浪叫淫喊,讓她羞慚痛苦至極,只能掩面悲泣,對突然出現這樣詭異的場面,心中一片茫然無措。

突然,她雪白滑嫩的玉腿被強行分開,一根粗大肉棒狠插進來,毫不停息地大肆抽插。

文娑霓驚呼一聲,清楚地知道那根肉棒上面還帶著她母親的淫水,現在都抹在自己純潔的花徑內部,不由羞赧無限。

可是肉棒磨擦肉壁的強烈快感奔湧而來,迅速擊潰了她的理智,讓她顫聲嬌吟著,抱緊伊山近的脖頸,興奮地挺動玉臀迎合姦淫,陷入了快感的海洋之中。

梁雨虹躺在桌子邊緣,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已經震驚得快要暈過去了。可是當伊山近干暈了文娑霓,再轉向朱月溪,把沾滿淫水落紅的濕潤肉棒插進她那飢渴的溫暖蜜道時,梁雨虹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聽著母親的淫浪叫喊,悲憤得痛不欲生。

在她悅耳的哭聲配樂之下,伊山近抱緊三個絕色美女猛烈狠乾,奸得她們洩身無數次,個個都爽暈過去幾回。

伊山近抱住知府夫人那美妙誘人的溫軟裸體,壓在她身上大肆姦淫,肉棒在她蜜穴中飛速抽插,水花四濺。

他低下頭,狠咬緊吸柔軟嫩滑的巨乳,聽著旁邊梁雨虹的悅耳哭聲,突然動念,抬頭問道︰「你說可以為我做任何事,把你女兒給我爽一爽怎麼樣?」

他也只是想試試這對姊妹是不是在說突然不舉原因話欺騙自己真摯的感情,朱月溪微一猶豫,隨即堅定地點頭道︰「只要你想要,什麼都可以!」

她被伊山近壓在身下,蜜穴中含著讓她舒服的粗大肉棒,費力地扭身替女兒解衣,在女兒驚駭傷心的目光之下,將她衣衫褪光,露出了雪白粉嫩的肌膚、美妙動人的少女玉體。

看著一絲不掛的健美少女,伊山近忍不住嚥下口水,眼睛也放出光來,插在朱月溪蜜道裡的肉棒又膨脹了幾分,龜頭直接頂在少女住過的嬌嫩子宮土面。

「啊……好大!」朱月溪顫聲嬌吟道,暢美地享受了一會,努力睜開眼睛,移動身子,將臉貼向梁雨虹修長美腿中間。

紅潤香舌從口中吐出,輕柔地舔向她的處女嫩穴。

「你這是在乾什麼啊?」伊山近驚訝地問。

朱月溪夾緊他的肉棒,嬌喘息息地道︰「這樣才不會痛得太厲害……」

她優美紅唇含住親生女兒的花唇,舌尖靈活地在嫩穴中輕點,每一下碰觸都讓梁雨虹顫抖嬌吟,從未有過的奇妙感覺湧上心頭。

顫了好久,她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想起來向後退避。可是那兩個俏婢已經在蜀國夫人的命令下,含淚站在她的身後,恐懼地按住她,分開她的雪白大腿,不讓她亂動。

柔滑香舌在嫩穴中舔弄,很快就讓上面沾滿了口水。朱月溪也爽得差不多了,伸出纖手向下,戀戀不捨地把肉棒從裡面拿出來,牽著它就向女兒的花唇湊去。

「你、你來真的?」伊山近吶吶地道,直到龜頭頂住了美少女的嫩穴,才醒過神來。

朱月溪微笑著,溫柔而堅定地點著頭,輕聲道︰「只要你要……」

溫暖柔滑的玉手握緊肉棒,用力將它向著嫩穴裡面頂入。伊山近敏銳地感覺到龜頭被穴口嫩肉包含住,溫柔擠壓的力量極爽。

梁雨虹終於從震驚中回復過來,開始拚命掙扎。可是那兩個美婢更拚命地按住她,同時暗自祈禱,希望蜀國夫人念在自己聽話的份上不要殺了自己,事後自己也不會被梁雨虹40歲到70歲間的男性報復殺掉。

梁雨虹雪白嬌嫩的大腿被用力地向兩邊分開,朱月溪就像中了淫蠱一樣,眼睛閃閃發光地盯著自己女兒的嫩穴,牽著伊山近的肉棒向裡面插去,心中充滿了對伊山近的愛戀,以及希望他得到快活的溫暖柔情。

伊山近臉色脹紅,粗重地喘息,被這奇異的情景刺激得血脈賁張,本就硬如鋼鐵的肉棒更堅硬了幾分,直直地頂入嬌嫩花瓣裡面,分開穴口嫩肉,一直頂到處女膜上。

龜頭馬眼輕輕磨擦著柔嫩堅韌的處女薄膜,被溫暖玉手牽住向裡面頂去,讓處女膜向著子宮方向凹陷。

「不要,不要!」梁雨虹尖叫痛哭著,顫聲悲吟,可是這更刺激了陷於狂熱淫慾中的男女,朱月溪一手牽住肉棒,另一手狠狠一推伊山近的屁股,將他推得身子向前衝去,堅硬至極的肉棒在強大的衝力之下,兇猛地刺穿了處女膜,頂入了處女嫩穴之中。

純潔嬌嫩的小穴,被粗大肉棒生生撕裂。嫩穴裂口處噴出一道血箭,噗的一聲,直射到朱月溪性感美麗的玉顏上,順著悄臉流了下去,留下淒美的痕跡。

雍容華貴的美麗夫人,唇邊帶著興奮的笑意,眉宇間卻帶著憂傷淒憐,美目中含著晶狼牙套淚水,就以這樣複雜的表情,在最近距離看著自己女兒破瓜的過程,並以滑嫩玉手奮力推動著伊山近的屁股,讓他的肉棒一分分地撕裂嫩穴,深深地進入到處女花徑裡面。

梁雨虹悲憤地晃動著充滿青春活力的纖美玉體,不能承受這樣的事實。旁邊的美女們也都看得呆了,劇烈的嬌喘聲充滿了整個廳堂。

伊山近一陣陣地暈眩,既是因為震驚,也是因為下體傳來的強烈快感。

果然不愧是自小勤練武功的美麗少女,嫩穴花徑緊窄至極,緊緊地套住他的肉棒,強大的收縮力幾乎把他的精液當場搾出來。

他興奮地咬住嘴唇,強忍著射精的衝動,將肉棒一點點插入處女花徑中,感覺溫暖緊窄的觸感一點點地包圍住肉棒,與嬌嫩肉壁磨擦的快感更是讓他抵受不住。

在這期間,所有人都聚精會神地看著他的下體,就連文娑霓也驚訝地忘記了哭泣,瞪大晶狼牙套美目,含淚看著他的肉棒緩緩進入梁雨虹的嫩穴,撕出更大的傷口,殷紅熱血湧出,將雪白的大腿與玉臀染得一片鮮紅。

快感不停地奔湧而來,伊山近劇烈喘息,爽得不克自制。在無盡的快感之中,那根大肉棒終於緩緩推到了盡頭,頂上了美少女的嬌嫩子宮。

他停下來,舒服地閉目享受純潔花徑緊夾的觸感。整根肉棒都被套住,與處女蜜道嚴絲合縫,肉壁緊貼在肉棒上面,溫暖嬌嫩,輕輕一動,磨擦的快感更是狂湧而起,讓他爽得低聲呻吟起來。

他的呻吟就像是強烈的春藥刺激,讓兩位美貌貴婦都大為興奮。

蜀國夫人爬下桌子,站在他的身後,將赤裸男孩摟在懷裡,雪白豐滿的乳房夾住他的頭部,小腹和蜜穴緊貼著他的身體,奮力前挺,擠得他屁股向前挺動,肉棒在梁雨虹流血嫩穴中一下下地抽插。

她的玉臂從伊山近身前伸過去,摸著他的胸膛腹部和下體,甚至捏揉外甥女的流血嫩穴,以及他們的交合處,纖美玉指在這樣的摸弄中得到了極大的快感刺激。

伊山近被她摸得肉棒更硬,感覺到纖纖玉指纏繞在自己肉棒上,裸體又能感覺到身後絕色美婦的柔滑胴體美妙觸感,爽得直歎息,身體不由自主地被她推動,在美少女嫩穴中抽插,肉棒與嬌嫩肉壁磨擦得極爽。

朱月溪看得眼紅,也從餐桌滑下來,跪到自己姊姊的玉臀下面,仰起頭來,伸出香舌舔弄伊山近與她女兒交合的位置,時而在嬌嫩花瓣上舔上幾下,將蜜汁和落紅都舔了嚥下去。

柔滑香舌如蛇般靈活舔弄,伊山近的睪丸和肉棒根部被她舔得極爽,心中亂跳,抽插得更是猛烈。

他抓住梁雨虹的柔滑纖腰,將她玉臀拉到桌外,好讓她母親舔得更輕鬆一些。

肉棒狂亂地在純潔嫩穴中大抽大插,磨擦得嬌嫩肉壁一陣陣快感升起。即使穴口被撕裂的劇痛,以及肉壁初次碰到硬物的不舒服感覺,也不能掩蓋住這令人陶醉的美妙快感。

「啊、啊!」梁雨虹顫聲悲泣著,心徑卻在羞慚悔恨,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快樂的感覺。

「被強姦得浪叫起來了,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簡直就是淫蕩女人嘛,就像母親和姨母一樣!」

還有她的表姊,她可是在自己面前被強姦得浪叫的,難道女人都是這麼淫蕩的動物嗎?她失神地喃喃自語,不經意地將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沒錯,女人就是這麼淫蕩的動物!」伊山近臉上肌肉抽動著,悲憤地說出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

如果女人不淫蕩,他就不會被兩個仙女輪姦得死去,活來時家人都亡故了;也就不會被自己的恩人在救了自己以後陡起壞心,逼迫以肉身回報恩情。趙飛鳳卻是另一種淫蕩,她的目標是和她一樣的女性。

只有當午,現在年紀還小看不出來未來會怎麼樣。但伊山近經歷了這麼多悲慘往事,對她的信心也禁不住閒始動搖。

伊山近肉棒用力地在美少女禮內抽插,悲憤地強姦著她;而被強姦的女孩卻開始爽得叫了起來,雖然自己也羞得淚水漣漣,卻抵擋不住越來越強烈的快感。

靈力磨擦嫩穴肉壁的感覺,是人類的女孩無汰抵擋的。而伊山近所修習的雙修術法門,更擁有挑逗女子性慾的最強能力,即使她是蘭心蕙質的天才美少女,也只能在伊山近胯下顫抖嬌吟,爽得連聲哭泣,一步步地登上快感的巔峰。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粗大肉棒在她的處女嫩穴中猛烈抽插,不知抽插了幾百幾千下。梁雨虹也已經不再計數,只是一直興奮地顫抖悲泣,沉浸在無盡的極樂快感之中,到了後來,已經神智模糊,只希望這快樂的感覺永遠不停止才好。

「她也中了淫蠱了!難道女性都是這麼禁不起性愛挑逗?」伊山近看著身下扭動著赤裸玉體嬌喊浪叫的美麗少女,心中又是興奮,又是悲哀。

但這時他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嶺。下體肉棒被緊窄花徑緊緊套住,在狂猛磨擦中幾乎要被磨出火來,爽得無法克制,腰部挺動的速度變得更快,顫聲叫道︰「夾緊點,要、要射了!」

梁雨虹聽到這聲音,突然清醒了一些,顫聲悲泣道︰「不要、不要射在裡面!」

可是她的身體卻有著矛盾的反應,修長潔白的美腿緊緊聲住伊山近的腰部,纖美玉足勾住他的屁股,自己拚命挺起玉臀,瘋狂地頂住他的胯部磨擦,飢渴的嫩穴將整根肉棒都吞進去,開始了快樂的痙攣。

兩位美婦也興奮至極,蜀國夫人從後面緊緊摟住男孩的裸體,提起健美長腿踩在桌子上,蜜穴花瓣打開來,緊貼著他的屁股,以這樣淫蕩的姿勢在伊山近屁股上狠磨,花瓣不住地湧出蜜汁,都抹到了他的身上。

而朱月溪跪在他的胯下,美麗面龐現出狂熱興奮的神情,仰起蠔首用力舔弄她女兒的流血嫩穴,以及深深插在裡面的肉棒根部,在交合處狂舔不休。

蜜汁不斷地從嫩穴中奔湧出來,混著精液和處女的落紅。朱月溪陶醉地吸吮著,彷彿那是最美的甘露一樣。

文娑霓赤裸著雪白玉體,躺在旁邊看得呆了。她的母親卻興奮嬌喘著,顫聲叫道︰「女兒,快來,幫幫你雨虹妹妹,她快要洩了!」

伊山近被她提醒,狂亂地伸出手去,探入知性美少女的玉腿中間,手指插人了染?血的嫩穴。

文娑霓低呼一聲,羞慚興奮,被手指插弄得一陣暈眩,不由自主地向著仰天承奸的妹妹爬去。

看著她嬌艷欲滴的櫻桃小嘴,上面還沾著乳白色的精液,文娑霓突然想起︰「那個家伙還沒有親過她的嘴,這麼說,她的初吻……」

她想也不想,就撲上去,用力摟住了她,櫻桃小嘴迫不及待地吻上了梁雨虹嬌喘微紅的櫻唇。

兩個美麗少女的櫻唇緊貼在一起,這情景美得令人歎息。文娑霓奮力吸吮著表妹口中的津液和精液,默默嬌喘流淚想道︰「她的初吻,總算沒有被那個家伙拿走……」

在高潮即將來臨時,伊山近身體開始繃緊,眩暈地體會到身後美女滑嫩的肌膚,柔軟的巨乳、灼熱的蜜穴都在磨擦著自己的身體;滑膩香舌靈活地舔弄著睪丸和肉棒根部,在她女兒與自己的交合處狂頂;劍舞美少女和知性貴千金哭泣著抱在一起浪叫嬌吟,兩人的處女花徑都在痙攣顫抖,緊緊夾住自己的肉棒和手指,還在向裡面吸入。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刺激。伊山近再也忍耐不住,右手伸出,緊緊抓住面前緊貼在一起的兩個美少女嬌嫩乳房,撲倒在她們身上,奮力吻住那兩張甜美的櫻桃小嘴,虎軀劇烈地震動起來,將大量的精液噴射進少女嬌嫩的純潔子宮裡面,肉棒在嫩穴中不住地狂跳,極樂的快感狂烈奔湧,連綿糾纏,彷彿永遠不會停止一樣。

……

崎山,連綿百餘里,位於濟州府境的邊緣處。

此時山中百餘里的地面上,到處都有綵鳳幫的幫眾,仔細地翻找著每一處山洞,每一塊山石,竭力從裡面找尋著線索。

他們的首領,此時正站在最高的一座山峰頂部,凝眸掃視著山下的幫眾,眉宇間神色沉重。

那是一名容貌美麗的女子,酥胸高聳,身穿一件閃閃發光的七彩勁裝,襯得身材更顯高挑性感,充滿著曲線之美,氣質英武剛強,只是面色冷酷,眼中隱然現出殺氣,令人望而心生寒意。

在她身邊,沒有旁人。而她站在峰頂樹林之中,山下的幫眾也難以看到她的身影,只是知道幫主正在觀察自己,因此沒有人敢偷懶。

趙飛鳳站在山頂,微蹙柳眉,心情煩悶。

她接到濟州傳來的報告,說是那個小乞丐受了蜀國夫人和知府夫人的庇護,更令她的部下死傷慘重,現在龜縮在府衙裡面,根本就不露頭。而綵鳳幫大部分力量都在崎山裡,不能對他施以有效的打擊。

「如果不是上仙催得緊,我不得不在此地主持大局,怎麼能容那個小子逍遙?哼,這段時間裡,說不定他把那小美女破了處,那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趙飛鳳越想越是煩燥,偶爾想起那小子打進自己體內的那股怪氣流,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自從體內有了那東西,她的日子就不好過。它時時都會爆發出來,弄得她內力運行錯亂,幾次差點走火入魔,直到過了好久以後,它才被內力磨滅,從她體內漸漸消失,讓她去了一個心腹大患。

「不用著急,只要找到上仙們要的東西,抽出手來,我再調集人手去抓捕那小子,肯定是手到擒來。到時候上仙一高興,不論會不會賞賜些什麼,至少以後一定會給本幫撐腰,那就百無顧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

趙飛鳳冷笑想道,沉浸在美好的夢想之中,絲毫沒有覺察到身後有一個人正悄悄地向山頂摸過來。

那個人的身形隱匿在樹木陰影之中,彷彿是透明的一樣,只是光線稍微有些異常,很難讓人看出他的形跡。

他站在陰影處,凝視著前方高挑美女的背影,眼中隱約現出寒光,屏息靜氣,悄悄地潛伏在此處,準備等她下山時,突然撲出,給她致命的一擊!

他的「隱行術」,對付普通的士兵和幫眾都夠用了,但對上武林高手,還是有可能被察覺,不能不小心行事。

他曾經對濟州府轄下的捕頭試驗過這一術法,結果在距捕頭五步時被發現,朝他拍了一掌,隱行術就施展不下去,被迫現出身形。

現在,雖然他的力量和速度都大有增強,但趙飛鳳縱橫濟州多年,聲名卓著,武功極為高強。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擊敗她,等山下的幫眾圍過來,被捕殺的就是自己了!

山頂上,趙飛鳳凝神觀望,許久不見部下前來稟報搜索的收穫,不由大為失望。

站在這裡,她總覺得心神不寧,終於轉過身,向山下走去。

在她必經之路的樹林中,暗襲者伏在樹上,已經渾身崩緊,凝聚力量,只等她走到伏擊圈內,立即從高處躍下,施以雷霆怒擊。

這是他報仇雪恨的最好機會,一擊不中,行刺就再難成功了。

趙飛鳳輕盈的腳步聲漸漸接近樹林,突然停下來,轉身看向天空。

她此時背對樹林,距離又近,刺客幾乎忍不住要跳下去,潛跡疾攻,但順著她的目光望去,不由大驚失色,無暇多想,立即縮身潛伏在枝葉間,不敢有絲毫動彈。

天空中,遠遠飄來一條彩雲,在彩雲上站立著一位少女,衣袂飄揚,瞬息而至,來到山峰頂部,停下來,懸在空中。

趙飛鳳立即抬起腳步,如箭般射向峰頂,一眨眼就出現在彩雲之下,恭敬地拜了下去。

樹林中,伊山近身軀僵硬,拚命地縮成一團,屏息靜氣,絲毫不敢發出任何動靜。

趙飛鳳的輕功之強,遠遠超出他的意料。看她毫不費力地提升到如此高的速度,顯然還有餘力,單從速度上就遠勝於他,更不用說力量與戰鬥經驗,如果他剛才跳下去偷襲刺殺,死的多半是他。

這倒也罷了,她再強也不過是在凡人的範圍之內。而那駕著彩雲飄來的少女,才是真正的大敵。

透過枝葉間的縫隙看去,那少女年約十八、九歲的模樣,高高站在彩雲之上,姿容美麗,儀態高傲,漂亮的衣裙在風中輕輕飄舞,渾身充滿清靈飄逸的氣質,令人觀而忘俗。

「這氣質,看上去很熟悉!」伊山近暗自思忖。

當年的那兩位仙女,也是渾身充滿清靈氣息,現在想起來,那大概就是所謂「仙氣」。仙家氣質,就是如此了。

即使只是靠近她們,就能感覺到渾身清涼舒爽,那三年不管外面是嚴冬酷暑,他都沒有感覺到半分寒冷酷熱,而雞雞插在她們溫暖的玉體之內,更有保暖和防暑的奇效,從來沒有長過一點凍瘡。

只是那兩位仙女,氣質更清冷孤傲一些,即使是淫蕩地騎在他身上聳動嬌軀瘋狂浪叫之時,他仍然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她們的高傲之心,彷彿是積滿冰雪的山峰傲視凡問一般。

而彩雲上的少女,雖然也是清靈之氣盈滿仙軀,卻不似她們那樣充滿冰冷氣質,就像傳說中的仙之風骨,給人以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在伊山近看來,她明顯與凡人不同。那種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要說起來,她的氣質更像當午……伊山近這樣想著,面泛憂色,心裡有更多的疑惑升起。

更讓他吃驚的是,她的容貌竟然也與當午有幾分相似,讓他竟然因此產生一絲親近感。

不管她像誰,她所帶來的威壓都讓他敬畏。

以他現在修到三層的能力,可以遙遙感覺到她的力量比自己強橫無數倍,就像一座巨山壓在他的頭上,讓他喘不過氣來。「她只要伸一根手指,就可以輕鬆捏死我。」伊山近心中有這樣的感覺,就像看著一座高山在自己面前,渺小的自己根本就不能和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比。

或許百年前和他有雲雨之歡的兩個仙女比她還要強,但那時伊山近只是一個無知無識的普通少年,絲毫看不出對方力量深淺,因此也就無從比較她們修為的高下。

「如果被她發現,可能會被滅口的。」伊山近心中震駭,悄悄地運起「僵寂」術法,靈力內斂,整個人變得像朽木一樣,與樹木渾然合為一禮,沒有絲毫力量外洩。

這僵寂術法,是他在升上三層之後,新修練成的法術之一,主要用途是潛匿蹤跡,就像自然界某些動物遇到強敵後裝死一樣,希望能騙過強敵,逃出生天。

謝希煙是古時修仙界極少有的天才修士,隨意創出的術法都與眾不同。而伊山近曾龜息百年,對於裝死就算不是深有體會,身體也自然習慣了活死人的境界,僵寂術法運行起來,立即變得像當年的男孩屍體一般,毫無生氣。

彩雲之上,清靈飄逸的仙家少女淡然凝視下面恭敬叩拜的趙飛鳳,用清脆悅耳的聲音問道︰「謝希煙的遺物找到了嗎?」

此言一出,伊山近立即為之震駭!

趙飛鳳伏地磕頭道︰「稟仙師,還沒有。我的部下正在到處尋找,一旦找到,立即回稟仙師。」

少女容顏一片清冷,微微點頭道︰「那件法寶很重要,要對付冰蟾宮,非它不可。你們一定要盡心盡力地尋找,哪怕將整座山都翻過來,也一定要找到線索!」

趙飛鳳深深叩頭,恭聲道︰「謹遵仙師法旨!」

少女傳下法諭,也不再多說什麼,撥轉雲頭,向著遠處飄然飛去。

伊山近縮在林中的樹上,一動不動,仍然保持著僵直的狀態。

他運習突然不舉原因死的功法很有心得,竟然騙過了力量強大的女修,讓她在不遠處的彩雲上,對他的存在一無所知。當然,她藐視山中的凡人,對他們掉以輕心,也是漏過他的原因之一。

雖然如此,他的心中卻如驚濤駭浪一般,久久難以平息。

在相隔百年之後,突然聽到仙家少女說起「冰蟾宮」,對他的衝擊極為巨大。

從她們的談話之中,可以看出那少女是出身於另一修仙門派,而且那一門派對冰蟾宮有敵意,因此才派遣綵鳳幫到此地尋找謝希煙的遺物,希望能借此來對抗冰蟾宮。

「那究竟是什麼法寶?」伊山近心中湧起疑問,身體也因興奮而變有些發熱︰「如果真的是很強大的法寶,說不定可以借此得到報仇的機會!」

趙飛鳳確實是強仇大敵,但和被奸三年的恥辱比起來,她又算不得什麼了。

他凝目望向趙飛鳳的身影,眼中帶有深深的恨意。

為了擁有能與冰蟾宮對抗的能力,就暫且讓她逍遙幾日。等時機一到,一定要讓她將所犯下的血債,一筆筆地償還回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