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天涯淪落人

天涯淪落人--成人文學   這是幾年前的故事。阿中是個我母校的學弟,壯陽藥哪裡買 https://tw.avseo.net當時應該是大三,我則畢業大

概兩、三年或不到。

  我們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主要因為他女朋友好像當什麼系學會之類的職務,

希望聯絡我們公司能回去辦征才說明會。於是不知哪來輾轉認識我的,透過我聯

絡了公司裡的人。

  說明會辦在一間教室裡,來的人還算不少,那間教室大概剛好坐滿。台上進

行的很順利,而我算是好心,到場看看狀況如何。那位學妹,與她身旁的男生一

起向我走來。

  「學姐,謝謝你。」學妹露出可愛的笑容。

  「哪裡,應該的。」我也開心的回答。

  「這是我男朋友阿中,他也是系學會的。」學妹興奮的向我介紹。

  「你好。」我禮貌的點個頭。

  那位阿中個子不高,只比我高一點點,臉也不算好看,身材也不壯,但講話

有一種很有男人味的低沈簡潔。

  「學姐好。」他也點點頭。

  「我們這個活動完,還想要辦xxx,xxx……等等,其實,我覺得今年

大家的工作機會還蠻多的呢!」學妹興奮的分享著。

  我和阿中像聽眾一樣,陪伴著學妹的熱情。這並不是什麼壞事,對我來說,

我也覺得學弟妹有好發展很開心,阿中則是一臉無聊的面無表情。

  一陣子後,學妹被別人拉去像是討論什麼事的樣子,臨走還交待阿中:「幫

我招呼一下學姐,等一下如果我來不及,你幫我載學姐,ok?」說著,就趕著

離開了。

  我和阿中面面相覷,不知要聊什麼。他先開口,好心地問我要不要喝東西,

吃什麼。帶我到外頭的桌子偷吃著預備好的茶點。

  「你女朋友很活潑。」我不知要聊什麼地開場。

  「哦,她啊,有點吵就是了。」他若無其事的回答。

  「不會呀?學妹很可愛呀?」我說。

  「哪有,學姐,你不懂啦。」他說著。

  人家的家務事,當然不能說什麼了,我試著換話題。

  我們沒營養的聊了一陣,我就說我要走了。他帶我走到他的機車,載我回到

捷運站。一路上,我們只是很簡單的閑聊著。

  我原本以為和阿中或他女友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才正要開始。

  大概過了幾個禮拜,我接到電話是一個男的聲音。

  「sandrea學姐。」

  「你是?」我認不出來。

  「阿中。系學會的學弟。」

  「哦,是你啊!有什麼事嗎?」我問著。

  他停了一下,「學姐,我可以找你聊聊嗎?不知道方不方便……」

  我愣了一下,「是系學會的事嗎?」

  「不是,不是……」他說,「是我女朋友的事。」

  「學妹啊?她怎麼了?」我問。

  電話那頭安靜了片刻,「我們分手了。」

  「真的?怎麼了?」我好心的問著。

  「學姐,我想找你聊聊,好不好?」他沒回答的說。

  這樣找我聊是有點奇怪,畢竟我和他們是一面之緣。但在這種氣氛下不好拒

絕。(我想,我那時年輕無知也有關系,現在老油條了,對這種事也沒什麼感覺

了)

  我和他約了晚上,在一個我家附近的starbucks。

  回到家,我換上簡單的冬裝:白襯杉加一件灰色的長裙,外加了外套和簡單

的打扮。

  我到了咖啡店,他在門口等著。

  「點飲料吧,學姐請你。」我說。

  我們拿著咖啡,坐到樓上去。他面色茫然,主動開始說著他的故事。

  故事細節我不講了,總之就是在過年期間,他女朋友全家出國,回來後就跟

他分手了,理由是:「世界太大,我不能被你困住。」

  她告訴他是在二月初的時候,而他已為了情人節大做準備,買了數千塊的銀

鏈子,準備好要訂花,也偷偷訂了情人節大餐。而如今,什麼都沒了。

  他原本以為女友是真的有什麼遠大的想法,結果沒想到在幾天後,打給女友

希望能談一談,女生卻不專心的邊講電話、邊吱吱笑著,電話那頭像是有人在調

笑她一樣。

  他的心幾乎都碎了,質問他女友的PTT鄉友推薦,她們間接證實了早已有第三個人的

介入,只是他一直沒發現。

  他愈說愈低落,盯著眼前的咖啡,那杯已經不再熱的latte,無辜的坐

在那裡。

  「為什麼你會找我?」我問。一方面是疑惑,一方面是轉開話題。

  「因為我跟學姐那次聊天,覺得你是個好人,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想要

找你談。」他說。

  「你有好朋友嗎?他們都沒辦法幫你嗎?」我問。

  他像是受到更大的重擊,兩眼瞪大,良久,才說:「我後來才知道,我那堆

朋友,有兩個,都已經上過她了。」

  「什麼?怎麼可能?」我很不可思議的問。

  他說明了他在失戀後找他朋友喝酒,大家喝的大醉後,直勸他不要想不開。

  為了讓他想開一點,有兩個朋友出來自首,說曾和學妹上過床,以突顯學妹

的水性楊花,希望讓他好過一點。

  「這太誇張了吧!你確定他們說真的嗎?」我不解的說。

  「確定。」他頭也不擡的說。

  我們相視無言。

  忽然間,我有那種比誰都了解他的感覺。雖然情節不同,但被深愛的人所背

叛的感覺卻沒有不同。同樣是那樣的深刻,尖銳,撕痛……

  我們這樣坐了兩、三個小時,直到店要關門了。

  我們在店門口道別。

  「你會好好的吧?」我不放心的問著他。

  「嗯,學姐,謝謝你……」他安靜的離去。

  我看著他的背影,一種似曾相識的惋惜和遺憾湧上心頭,為一段曾經甜美的

早逝悲傷。

  隔天,我一直揮之不去的掛心著他,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有人告訴我,

我太善良,容易被欺負,我想也或許吧……)

  我撥了電話給阿中,他聽起來像是有點驚訝,也有種感激。我聽的出來他還

在難過,於是我陪他閑聊了一陣子,並且叮嚀他隨時都可以再找我聊。

  接下來的一、兩個禮拜,我們蠻常通電話。他變的蠻主動打給我的,甚至到

後來像是習慣似的,連著每晚都打給我。我們變成聊生活的事為主,當然,他也

會一直讓我知道學妹最近的近況。學妹像是很幸福的享受在新戀情中。這讓我也

更同情起學弟來。

  某一天,我又接到他的電話。那天剛好無聊,又想找點事做,就很衝動地找

他出來吃飯。

  「喂,陪我吃飯。」

  「好啊,學姐我去載你。」

  我們隨便吃了一家自助餐,之後到了鄰近的師大夜市去吃冰。

  彷若情人一般,我們自然的並肩走著、聊著,直到約十點左右他準備載我回

家,我忽然有一種奇怪的衝動,想為他做點什麼。

  他走到他的機車,正要戴上三得利DHA帽。我忽然拉住他。

  「喂。」我說。

  他看著我。

  剎那間,他的眼神讓我想到「烈愛風雲」裡的男主角,有那種迷亂,空洞的

表情。(有人有看過那部嗎∼)

  「跟我來吧。今天晚上學姐陪你。」我下定決心說。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我那樣的衝動和愚蠢,也許是似曾相識的心碎,也許

是他的故事所包裝的一種淒美,也許是我那時也在一段不美麗的曖昧中,也許沒

有任何理由。

  總之,他沒有任何拒絕,沒有任何驚訝。

  我們找到最近的賓館,進了房間,鎖了門。

  我面對他:「把我幻想成學妹,用你想對她做的方式對我。」

  「學姐,我不能這樣……」他搖著頭。

  「快點!」我催促著,「在我改變心意之前。」

  「我真的不行,這樣太委屈學姐你了……」

  「快點,不要廢話。」我拉著他的手,直接放在我的胸脯上。

  他眼睛變大了,有種不可思議的表情。他的另一只手也湊了上來開始摸著。

  我伸手扯他的皮帶,他配合著脫著衣服,接著就開始狂亂的脫我的衣服。

  「學姐,你身材好好……」在我全裸時他贊嘆著。

  「不要叫我學姐,叫她的名字……」我說。

  「小怡……這樣很怪……」他皺著眉頭說。

  「不會怪,你再試試看。」我拉著他到床邊。

  「小怡……」他說。

  「干嘛……」我側著頭,迷情地問道。

  「我想干你……」他一把將我推倒,兩手揉上我的乳房。

  「不想……不想給你……」我故意融入氣氛地說。

  「我偏要!」他忽然像是真的入戲了一下,動作開始狂野起來。

  他趴在我身上,兩手揉弄著我的乳房,開始不停的大力搓揉,又伸出一手摸

上陰道,用力地伸進去。

  「阿中……阿中……」我嬌聲吟叫著他的名字。

  「小怡……」他喘著氣。

  他兩手忽然用力一壓,把我的兩手壓平在床上。

  「戴套……」我嬌聲提醒他。

  他戴了套,調整一下,就用力插了進來。

  「啊!……」我叫了出來。

  他仍然用力的壓著我,大力的抽插,每一下像是在發泄著什麼似的,每一下

都頂到最深。

  「小怡……我那麼愛你……為什麼……」他不停的抽插著。

  「啊……啊……啊……」我只能狂亂的叫著。

  「我要……啊……啊……好緊……」

  「阿中……啊……不要……」

  他像是更入戲了,每一下都更大力的插入,每一下都伴著碎碎念著:「我好

愛你……小怡……為什麼……」

  「啊……啊……啊……啊……」

  「你為什麼?啊……為什麼要讓小明……要讓大頭上……你這賤女人……」

  「阿中……輕一點……啊……」他已經大力到會痛了。

  「我要干死你……干……干……啊……」

  他兩手用力的抓著我的乳房,用力到我痛的叫出來。但他仍更用力的抽插,

讓我在快感和痛楚間興奮感逐漸上升。他的抽插像是一種絕望的悲傷的發泄,一

種淒涼郁悶的傾吐,格外激烈而火熱。

  「學姐、學姐……好舒服……」他放棄了突然不舉原因裝,完全融入在跟我做愛當中。

  「阿中……啊……啊……」

  「學姐……你胸部好大……好軟……好好摸……」

  「你……壞死了……」我的乳房像是支持著他衝刺的平衡力,被粗暴的抓弄

著。

  「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學姐……」他大喊著。忽然就射精了。

  我們兩個喘著氣,躺在賓館的床上。交歡完的全身放松,讓我有種輕飄飄的

虛幻感。

  「學姐,你很棒……」他喘著氣,試圖擁著我。

  我也喘著氣,和他茫然的相擁著。

  那是一個生還者,或是同樣曾是情傷者所能給予互相的擁抱,是沒有這個經

歷的人所無法理解的。

  我們完事後各自清理,各自回去了。

這麼好的帖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