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鄉下的 春天~三部曲 (轉貼)

鄉下的 春天~三部曲 (轉貼)--成人文學

鄉下的春天(十九)

我回過頭問︰「他是誰?」卻發現剛好來得及把深雪抱住,女性蜂膠提性凝露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218 )她整個人軟倒在

我的懷裡,驚慌的說︰「快,我家的老大回來啦。」

我這個人是有點怪,越是危急的時候,反而是越顯鎮定的,起碼外表看起來

是這樣,很多認識我的人都說,泰軍這個人很「定」,我匆忙的穿好衣服,開了

房門,然後朝大門走了過去,快到大門的時候,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又折回頭,

走進廚房,拿了一隻鐵盤子,深雪這時也跟了過來,看見我正把那鐵盤子揣進懷

裡,就問是怎麼一回事,我說︰

「老洋人不是胸前給刺了一下嗎?我這鐵盤子是權宜作護心鏡啊。」

深雪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問︰

「老洋人不是給你當家的干了嗎?」

「嗯……」深雪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說到︰

「大哥兒,想不到你倒是知道的挺多的呢……」

我走到大門,把門開了,茫茫夜色中,幾下的閃電,剛才的男子,就站在一

棵樹旁,像是在考慮要不要走過來,我連嚥了幾下喉嚨,發覺幾經困難,才能開

口說道︰

「快進來吧,外面快要下水了啦。」(注︰下水=下雨)

男子終於慢慢的走了過來,他入門後,遲疑了一下,望望周圍,我留意到他

的眼神跟深雪碰了一下,又馬上的閃開了,我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我一直在估量著他的斤兩,無論如何他不能算是我的朋友,但是他的身份卻

是深雪的丈夫,大妞二妞的父親,這一點令我的處境十分的不利,看他的樣子,女用高潮凝露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66 )

一身的城裡人打扮,但是眼內無神,面色憔悴、蒼白,他一進門,就向深雪揮了

揮手,深雪臉上又顯出憂慮的神色,終於還是退回到大妞的房裡去了,他轉身向

我一抱手,口中開始唸唸有詞起來︰

「祖師遺下三件寶,眾房弟子……」

我知道這是江湖上的切口,我打斷了他的嘮嘮叨叨︰

「我不懂,請別說下去了。」

他有點詫異的又打量了我一下,神情好像是放鬆了不少,坐了下來,然後用

鄉話高聲叫道︰「孩子的媽,泡壺茶給我。」

然後他才轉向我,神色倨傲了不少,問道︰

「你叫什麼名字,老遠的從城裡跑來乾嘛?」

我報上了自己的名字,並請教他的大名。

「邊泰軍?」他的眉頭皺了起來,在我的身上掃了幾眼,然後好像想起了什

麼,整個人站了起來,說道︰

「我叫衛東,不敢請問邊泰兵邊老大,是否你的……哥哥?」

我不知道誰是邊泰兵,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攀一下這位邊老大的邊,恐怕沒

壞吧?我含糊的哼了一聲,衛東默默的喝著深雪剛為他泡的茶,好一會,才神色

凝重的對我說︰

「邊兄弟,我看你不像江湖中人,那十字門的事,就讓我去辦吧,你就別管

了,真要有什麼寶,按江湖見者有份的規矩,跟你一人一半就是。」

然後他又向站在旁邊的深雪望了一眼,說道︰

「這個家,說起來慚愧,我並沒有盡到做父親應有的責任,深雪不知道有沒

有跟你說起,我常年的在外面跑,拈花惹草不在說,近幾年還沾洩上了不良的嗜

好,我和深雪,早已是有名無份的夫妻。」他繼續的說︰

「自從我吸毒以後,我才知道,其中的樂趣,天外有天,外人實在是沒資格

加以置喙,如果我有錢,我也是遠走高飛,這個家對我已是沒有什麼意義,所以

你如果留在這裡,我也沒有意見,只是不要難為了我的母親,和我的孩子。」

他頓了一頓,又說道︰

「邊兄弟,事不宜遲,我馬上就到破廟走一趟,你怎麼說?」

我對衛東的說話感到有點震驚,我一開始就從他無神的眼光中懷疑他洩上了

毒癖,我是震驚於他說起話來的那種有紋有路,深雪當初看上他,也不是沒有道

理的。我向深雪望去,深雪剛才是面無表情,一言不發的,現在因為她丈夫的一

番話,整個人也?滮F不少,第一次開了口︰

「衛東,我們到底是夫妻一場,如果你真要找到什麼寶,你還是想辦法把你

那些壞習慣去掉吧。」

衛東現出不以為然的神情。

我看了看深雪,想像著在那美麗的紫薇與蓮花絕頂之間的某處,那放射著光

芒的寶藏,眼前這衛東,究竟要獨吞,還是如他所說,見者有份呢?如果見者有

份,對半分,他為什麼不想我去呢?還有,他真的把深雪置之不顧?那麼「老洋

人」也不必死吧!我好像從中窺到了絲絲的詐意,我主意已定,對衛東說︰

「我決定和你一起去,如果找到寶藏,你大份,我小份好了。」

衛東臉色變了,說︰「你這不是分明信我不過嗎?」

深雪這時走了過來,對衛東說︰「讓我勸勸邊先生。」然後把我拉了進大妞

的房裡,深雪把一杯茶遞了給我,就像昨晚喝酒一樣,扶著我的手讓我喝了,然

後說︰

「大哥兒,你不要去了,我家老大,是個危險人物,你想我為你整晚的擔驚

受怕嗎?如果真的讓他得了寶後遠走高飛,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說著,深雪的眼淚就掉了下來,我望著深雪的俏臉,慢慢的,眼前模糊了起

來,我這才知道著了深雪的道兒,「撲爾敏」我自己以前也試過,哪有這麼猛的

力道?看來深雪是下了重藥,非要我留下來不可了。

「小春天,你這是何必呢,你說一聲不願我去,也就是了。」

我一頭栽到了大妞仍然醉醺醺的身子旁邊。

天濛濛亮。

我是被騷擾而醒過來的,我感覺到一隻手在我的大腿上輕輕的撫摸著,然後

是一隻飽漲的奶子挨了過來,緊貼著我的腿。我的腦袋還是有點昏昏脹脹的,不

過昨晚睡過去以前的事情,我還是記得的,我知道我是在大妞的床上,我整個人

放鬆了下來,不管是深雪還是大妞了,先享受一下再說。

那隻手慢慢的移到了我的兩條大腿之間,輕輕的握住我的陽具,開始捋動起

來,然後我感覺到一陣的溫暖,一張濕潤的小嘴把我的陽具包含著吸吮起來。從

她吸吮陽具那種貪饞的勁兒,我猜是大妞,她有一種特別的騷勁、一種特別的熱

情,和深雪的略為圓滑、善解人意,形成了對比。

我開始對大妞越來越喜愛了,陽具在小嘴裡開始暴脹起來,換來了更加起勁

的用力吸吮,甚至發出了「嘖,嘖」的聲音。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犀利士
必利吉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