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喜歡被帶綠帽子的男人

喜歡被帶綠帽子的男人--成人文學

一直睡不著,

醫師告訴你如何讓男性「抬得起頭」

直到聽到開門聲,知道老婆又帶著別人的精液回家了。老婆走到床前,一件一件的脫掉自己的衣服,掀開被子躺了下來,甚至都不去清洗一下。

  沒多久,老婆的呼吸聲逐漸平穩下來,她太累了,很快就睡下了。 我打開台燈,一件一件的將她的衣服收好,拿到衛生間。內褲上有大坨大坨的尚未干涸的精斑和淫水,泛著淫靡的邪光,我張開嘴舔了下去。彷佛舔著老婆跟別人抽插的私處,我很仔細的舔,舔的很干淨……回到臥室,輕輕掀開了妻子的被角,看到妻子陰戶里漸漸流出的白濁液體,我伸手輕拭,放入口中……我是一個性無能,不僅不能勃起,而且不能射精,跟妻子結婚這些年,我一直縱容她在外面跟別人睡,很多朋友都嘲笑我,他們並不知道我的隱疾,也不了解我的苦衷。

  妻子很漂亮,是一家理財公司的經理人,身材高挑,穿著性感,沒有人會想到,這樣的一位尤物,卻嫁給了一個性無能……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件事了,包括和她上床的每一個性伴,她甚至建議曾我現場觀摩她的床技,她說這是我作爲丈夫的權力,算然我享受不了,但我必須了解,我知道,

男人雄風不在 從「心」救性福

她只是爲了尋求刺激。

  我的睾丸萎縮,分泌不了足夠的激素來完成我作爲男人的義務,導致可憐陰莖不僅短小,而且完全的不舉。我有性沖動,卻無法産生高潮,用手也不行,無法射精。我只能通過想象妻子和別人性交的場面,舔食他們的體液,自虐自己的身體來達到變態的快感……看著熟睡的妻子,我默默的關上了門,準備開始又一次自虐。

  我用準備好的針頭刺穿自己乳頭,用繩子結扎自己的睾丸,我可以扎的很緊,因爲我的睾丸跟沒沒有知覺。我取出一支大號注射器,抽了200cc的生理鹽水,注射到自己的陰囊里,看著陰囊漸漸的鼓起,我突然找到作爲男人的感覺。用無數根大號針頭一根一根的橫穿自己的龜頭,感覺很爽,漫漫長夜,我沈浸在這種變態的快感里……第二天我睡醒時,妻子正在臥室化妝,從鏡子里看到我站在門口的囧樣,向我插滿針頭的下體投來極其輕蔑和不屑的一瞥。她已經不屑于與我進行語言上的交流了,我知道。

  我謹慎的走過去,妻子很有默契的轉過身,用纖細的手指挑起我插滿針頭的陰莖,熟練的把玩,突然從的龜頭上抽出一根大號針頭,我疼的差點暈厥過去,龜頭滲出了暗紅的血液,妻子拿起一張濕巾擦拭了一下,緊接著又迅速的抽出了一根、兩根、三根……我的腿有些站不穩了,但這感覺很神奇,插滿針頭的龜頭經過幾個小時複原,再這樣突然的拔出,尤其是被我性感的妻子用她纖細淫蕩不知道撫摸過多少陰莖的那只手拔出,很有快感。這是我們經常進行的一項活動,

樂威壯的副作用 服用樂威壯要注意這6件事

自從她知道我有這種怪癖后,並沒有覺得惡心,而是覺得好奇和好玩,一直很配合我。

  龜頭上的針都被拔出來了,還剩那注滿鹽水的陰囊,妻子緩緩的站起,用那塗抹著紅色指甲油的性感的小腳挑動著我飽滿的陰囊,突然就是一腳,她踢得很用力,因爲她知道我的睾丸已經萎縮掉了,所以根本沒有絲毫的憐憫,她一腳一腳的踢著,像是在發泄對我無能的不滿,她知道我喜歡這樣,甚至用上了膝蓋。

  我疼的倒了下去,妻子用小腳在我的兩腿間用力的踩踏,陰囊上昨晚注水的傷孔終于在完全愈合前承受不住了,破裂開去,陰囊里流出了帶有淡紅色和淡黃色的液體,它又一次被她踢爆了妻子默默離開,憐憫的看了一眼蜷縮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的我,自始自終沒有一句話,甩門而去。

  這次特別的爽,當然也特別的疼。我花了一天的時間勉強從這種疼痛中擺脫出來,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門響了,妻子今晚回來的很早,她今天沒有夾著別人精液回來,而是干脆帶回了能往私處注射精液的東西,她帶了一個男人回家。

  她越界了,我想,雖然我一直知道她在外面的生活,但作爲一個男人,我無法忍受自己妻子帶著另外一個男人當著自己的面去偷情,或者,這不叫偷情,而是明目張膽的通奸。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走入臥室,看到下身滿是干涸的血液扶在床邊勉強坐著的我時,

犀利士5mg

男人愣了一下,隨即露出詭異的笑容……妻子不屑的瞥了一眼不堪的我,向那個男人努努嘴,「喏!這就是我老公,怎麽樣?和我形容的差不多吧?」男人笑了笑,沖我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他膚色健康,衣著體面,很高,很帥,溫文爾雅,一看就是少婦殺手那種人。

  「這位是市醫院婦科的劉啓明醫生,我上個月單位體檢的時候認識的,現在在我那辦了一筆理財。」妻子一邊介紹著,一邊脫下外套走到床邊,「我和他一起吃過幾次飯……」然后妩媚的低頭趴在我的耳邊低聲道,「還上了幾次床……哦,對了,當然,你不在乎的,還有,他那話兒很大的,每次射的都很多……」緊接妻子扶腰顫笑,聲音雖是悅耳清脆,但是聽在我的耳里確實羞辱異常,看到劉啓明那微微的淺笑,想我現在的樣子,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居然在自己心在的女人和別的男人面前赤裸裸暴露著自己最羞恥的隱私,原本扶著床邊半坐著的我一屁股滑落到地板上。

  妻子含笑對男人說「啓明,你先坐,我證明給你看,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我老公的確是個很變態的人。」兩人一個默契的眼神交流,劉啓明識趣的坐在梳妝台前,脫下外套,臉上挂著玩味的微笑,認真的看著我們。

  妻子當著我們的面,

果凍威而鋼

褪去了衣衫,身上僅穿著暗紅色的情趣吊帶內衣,加上修長美腿上黑絲和一雙很色高跟鞋,整個人顯得妖豔而魅惑。內褲和絲襪上挂著的點點已經干涸的精斑,出賣了妻子一天的去處,也證明著兩人的親密關系。

  妻子彷佛察覺了我的發現,甩了一下長長的秀發,板起高傲的面容,冷冷的看著我。這是我感覺到一陣冰涼,一個堅硬的物體正抵著我的下體,低頭一看,妻子正用那性感的黑色高跟鞋挑弄著我布滿刺傷的陰莖。

  「想吃嗎?其實我很早就知道你常偷吃我內褲上別人的精液,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我們是夫妻啊…呵呵……爲了滿足你,我每次都是很用力的把它們夾回來呢…呵呵…」妻子冷酷而淫靡的笑著說。

  「哦,對了,差點忘記了,今天還特意給你帶了一份大禮呢……」說完,妻子翻開在床邊的挎包,在里面找了一陣,把幾個東西拎到我面前晃了晃,「看,今天你不用在舔內褲那麽可憐了,爲了你,我和啓明特意犧牲了一下,戴著避孕套做了幾次呢。」然后用塗著暗紅色指甲油的纖細手指玩弄著裝滿劉啓明精液的避孕套,里面裝了很多暗黃色的邪惡液體,我驚訝于劉啓明的能力,同時也深深的自卑著。

  妻子把三只避孕套的末端解開,轉頭向劉啓明神情的忘了一眼,然后將里面的精液吸入口中,妻子俯下身體,用迷離的眼神盯著我,微張著性感的小嘴,用舌頭不斷舔弄著嘴唇,攪弄著滿嘴的精液,然后緩慢的將雙唇送到我的嘴邊,將口中劉啓明的精液伴著自己的唾液一地不留的用舌頭送到我的嘴中,

犀利士

一陣腥臊之氣從口中傳來,刺激著我,太興奮了。

  「不準咽下去,就這麽含在嘴里,我什麽時候讓你咽下去你才能咽下去」妻子冷酷的看著我說。

  我就這樣含著劉啓明的精液,默默的坐在地板上。妻子踩在我陰莖上的高跟鞋突然發了力,並且伸到睾丸附近,下體的舊傷還沒有完全愈合,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從下體傳來,險些暈厥過去,妻子沒有停止,而是繼續狠狠的踩踏我的陰莖,並不斷用力在地板上搓弄。我沒有發出聲音,因爲嘴里滿滿的含著別人干我妻子所流出的精液。

  「怎麽樣?啓明,我沒有騙你吧?他真的好這口」妻子甩頭對劉啓明報以一個溫柔的微笑。

  劉啓明松了聳肩,「你們繼續吧,我也是第一次有機會親眼看到進行這種性活動的夫妻」劉啓明終于開了口。

  妻子如領聖旨般,腳下的力道更足了,疼的我冷汗直流。妻子用纖纖玉手抓住我的頭發用力向上拉扯。

  「站起來,廢物,你不是喜歡我這樣弄你嗎?站起來,咱們玩一個你最喜歡的遊戲」我用肘部支撐在床邊,勉強半蹲著站了起來,一坨贅物在我的胯下晃動著,有我不舉的陽具,和干癟的陰囊。 妻子蹲下,用手指撫摸著我的陰囊,突然一把用力捏去,我疼的險些倒下,睾丸受到一股巨大外力的擠壓。

  「熱熱身你就受不了了?今早玩的好像比這個還要刺激吧?呵呵」妻子松開了手,起身向后退了兩步,優雅的在胸前抱起雙臂。我知道妻子要干什麽,配合的張開雙腿,用手把陰莖提到小腹上,讓一對睾丸完全暴露出來。

  妻子並沒有向每次一樣,用她的玉足來玩弄它,她穿著那雙高跟鞋,起腿就是一腳,

必利吉

一股巨大的疼弄感由睾丸傳入我的中樞神經,緊接著又是一腳,比上一腳更加用力,我嘴里喊著精液,雖是疼的要命,又喊不出來,只能從鼻子里哼出悶悶的幾聲,坐在一旁的劉啓敏看的大跌眼鏡,估計妻子這狂野冷豔的一面他並沒有見識過,這香豔刺激而又殘忍的一幕讓劉啓敏勃起了,坐在那,褲子挺得老高。

  妻子狂風暴雨般的踢來,甚至有幾腳還退后助跑了幾步,我的睾丸已經習慣了這種打擊,疼弄感漸消,伴之而來的是一種虐戀的快感。

  妻子有些累了,右手擦了擦額頭的香汗,呼吸略有急促,轉頭對劉啓明說,「我給你看一下我老公的玩具。」于是從梳妝台下撿起幾根今早從我龜頭上拔出的大號針頭,「他平時喜歡用這些東西折磨自己,那用這東西穿透龜頭,然后等傷口愈合的時候讓我一根根拔出來典型的自虐狂,夠變態吧?」妻子拿著那幾根帶有干涸血汙的針頭,俯身蹲在我的胯下,深出舌頭,淺淺的舔弄著我的龜頭,用手指捏了幾下,我舒服的哼了幾聲,妻子在龜頭上尋找著什麽,突然手起針落,一針刺了下去,這一針用力極大,一下就刺穿了我的龜頭,我疼的一哆嗦。

  原來她是在找上午的傷口,在傷口上再刺,會造成更大的痛感。我平時自己穿刺都是避開傷口的,也從來沒有這麽用力迅速的動作,

陽痿吃什麼

都是慢慢刺激去的。這樣突然發力的穿刺居然這樣爽!

  緊接著更爽的事情發生了,妻子有突然把這根大號針頭拔了出來,沒等我疼痛的感覺傳到大腦,她又刺了進去。

  就這樣,妻子用她的玉手扶著我的龜頭,用一根大號的注射針頭在龜頭的來來回回的做活塞式抽插每一次都是血淋淋的透體而出,我已經達到疼痛的極限了。

  「舒服嗎?親愛的?嗯?」妻子淫靡旖旎的在我身邊耳語。

  妻子把針頭調整了一個位置,避開尿道孔,從縱向扎了進去,我一哆嗦,整個人倒了下去,嘴里劉啓明的精液被這一倒順勢咽了下去,嗆的我一陣咳嗽。

  妻子皺了皺眉頭,一腳踩在我扎著針頭的陰莖上,冷冷的罵了一句「沒用的東西,廢物!」用冰冷的高跟鞋對著我的下體一陣猛踢。我直接暈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妻子正面對著大字型躺在地下的我,穿著絲襪和內衣,卻沒有內褲,坐在劉啓明的大腿上扭著頭瘋狂的不斷呻吟……妻子坐在劉啓明的大腿上,不斷套弄著劉啓明那粗壯的肉棍,嘴里嗚咽著幸福的哼聲,他們相交結合部泛著淫靡的光澤,不斷地發出啧啧的響聲。妻子一條腿被劉啓明在背后攬在半空,性感的絲襪腳上淫蕩的斜挂著一只高跟鞋,而妻子的另一只腳卻用力的踩在我的下身,支撐著整個身體上下活動。

  我微眯著雙眼欣賞著這一幕,自己最親密的愛侶,在自己老公的面前與別的男人做愛,巨大的屈辱感逐漸轉變爲變態的快感,淹沒了來自下體的疼痛……「啊!……啊!……啓明你好棒啊……啊!比我老公強多了!他不是男人……啊!啊!啊!……」淫聲浪語不絕于耳,看著妻子投入而享受的摸樣,我深深的自卑著。

  「嗯……啊……起來吧…啊!…昊然…我知道你醒了……嗯……」妻子一邊用濕滑的私處套弄著劉啓明的陰莖,一邊妩媚妖娆的看著我。

  「爬過來!昊然!你這沒用的東西,過來舔我的小B!」妻子眉頭微蹙,強忍著粗大陰莖的插入,擠出了一個嚴厲的聲音,彷佛我的醒來極大的破壞了她的興致一般。

  我知趣的緩緩坐起來,把臉湊到妻子和啓明的結合部,一股強烈的腥臊氣味陣陣襲來,妻子那已經開始發黑的小穴上泛著大量白色的泡沫狀物質,劉啓明粗大的肉棒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插入其中,盡情的享受著妻子私處溫暖的包裹和濕滑的套弄,妻子每一次都擡得很高,又重重的落下,繼而不自覺的發出一聲沈悶的哼聲。

  「他最喜歡這樣了…啊!看我和別人上床……啓明……」妻子把頭扭過去,張開嘴唇,和劉啓明的舌頭絞在一起,用右手抓住我的頭發,猛的用力向她雙腿之前拉去。我整張臉被按到了他們淫邪的部位,有些液體已經觸我的嘴唇,我忽然感覺到有一絲惡心,又有一絲屈辱,但想到妻子冷酷的眼神,我屈服了。

  我緩緩張開嘴,伸出舌頭,舔在妻子的小穴上,撥弄著妻子敏感的陰核,妻子整個人突然一緊,「啊!啊!」的大叫起來,動作也更加迅速和劇烈,甚至將兩人交合的愛液濺到了我的臉上,我知道這樣的刺激讓她興奮了,做愛的時候有另一個男人舔弄自己的陰蒂,而這個男人又是自己的老公,這種感覺實在是世界上最有效果的催情劑。

  劉啓明今天則顯得溫文爾雅,並沒有讓我引起多大反感,反而覺得自己的妻子被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操弄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誰讓我無能呢?總比酒吧里夜夜彷徨的那些來曆不明的鴨要強得多,他很配合的享受著妻子的小穴,溫柔的愛撫著她的雙峰,輕咬著她的耳垂,彷佛我不存在一樣,至少,這樣沒有讓我覺得尴尬。

  也許是妻子動作的過于劇烈了,劉啓明有些受不住了,突然他的大腿一緊,伴隨著劉啓明的悶哼,我唇邊那插入在妻子陰道里的陰莖開始了劇烈的跳動,幾滴黃白色的粘液從結合的縫隙里被擠了出來,隨著妻子又一次劇烈的套弄,大量的精華被甩帶出來,流入我微張的口中,妻子那性感的美腿也是一陣抖動,緊緊的坐在那仍然堅挺粗壯的肉棒上,一臉滿足的陶醉著……我真的很羨慕劉啓明,能像一個真正的男人一樣享受我如此性感尤物般的妻子……「昊然乖……張大你的嘴……媽媽要喂奶吃了哦……」妻子有氣無力,而又無限嬌羞的低頭對我說。

  我趕緊把之前入口的愛液和精液咽下,俯下身體,擡起頭,拚命張開嘴等待我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饕餮美味……妻子緩緩的離開啓明的身體,看那粗壯的肉棍漸漸從妻子的肉穴中抽離,上面滿是淫水愛液,當然,還挂著些許那劉子明的萬子千孫……妻子的肉穴被撐開了一個空洞洞的洞口,里面大量白色的粘液呼之欲出,我緊忙把嘴湊上,等待妻子的賞賜。

  一股熱流滑入我的口中,又騷又腥,那是妻子的淫液伴隨著其它男人精液的味道,別的男人在我妻子的小穴里辛勤的播種,最后要由我來享受這「勝利的果實」了,妻子上下晃動著軀體,一滴不漏的將兩人的液體盡數送入我的嘴里,我也大口的舔弄吸食,深怕漏掉一滴。

  妻子低頭見了我貪婪的摸樣,極其厭惡和鄙視的瞥了我一眼,一腳將我踢開,我躺在地上,興奮的用舌尖攪弄著兩人的愛液,舍不得咽下。

  妻子扭頭蹲下,一口叼住劉啓明的龜頭,不住的舔弄起來,將殘留的液體和精液吸入口中,把啓明的陽具徹底的清潔了一番。妻子口中喊著殘余的淫液和唾液,起身踩了我一腳,口中含糊的命令我道「張開嘴!」我正在享受著妻子陰道中流出精液的味道,聞言緩緩張開了嘴,妻子俯身蹲到我的旁邊,清了清喉嚨,將口中的液體緩緩吐到我的嘴里。

  妻子又吐了幾次唾液,確定嘴里的東西都吐干淨之后,略帶妩媚的看著我,「怎麽樣?親愛的?今天終于如願以償的吃到新鮮的了吧?」妻子站起,叉腰走到我的雙腿間,用那一只性感的高跟鞋一腳踏上我的陰囊,用力碾壓。

  「以后每天都讓你吃到好不好?下次我找好多好多男人在你面前做,讓你吃個夠,呵呵,以后你干脆不要吃飯了,只吃別人射在我這里的精液好了!呵呵呵呵呵……」妻子嬌笑的花枝亂顫,「哦,對了,只吃這些東西也不行的,高蛋白,營養太高,得喝水稀釋一下,不然容易上火的……呵呵呵……」妻子停止了對睾丸的碾踏,向前蹲在我的身上,那剛剛被別人插過的已經發黑的小屄直沖著我的臉,「別那麽沒出息了,趕緊把那些惡心的東西咽下去吧,來,張開嘴,喝點水」我明白了妻子的意思,最后貪婪的回味了一下嘴里液體的味道,戀戀不舍的吞咽下去,張開嘴等待著妻子的再次恩賜。一股細流從妻子的雙腿間激射而出,濺到了我的鼻子里,我嗆了一下,趕忙擡起頭用嘴堵向妻子的陰戶。

  一陣熱流噴射入口,還沒來得及細細品味,就被迫吞咽下去,妻子的尿很有味道,尤其在激烈的性交之后,大量的水分通過汗液已經代謝掉排除體外,這時膀胱尿液中剩余的都是精華,很黃,很騷,當然,這是我最喜歡妻子將膀胱中的尿液盡數排泄在我的嘴里以后,命令我舔干淨,我細細的舔弄著殘留著大量尿液、淫水、精液的淫穴,妻子在進行后心情似乎還不錯,沒有再繼續折磨我,起身坐到劉啓明懷里溫存去了。兩人嘀咕半天,傳來低聲耳語和陣陣笑聲,時而望向我的胯下指指點點,彷佛在研究著什麽,劉啓明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又掩蓋不住好奇的眼神,朝妻子點點頭,又低聲說了什麽。妻子在裝雜物的抽屜里翻弄了半天,找到一團電話線和半截蠟燭,難道是要玩滴蠟?我在想,默默的看著妻子的活動。

  妻子先把電話線的一端剪斷,又點燃了蠟燭,把平整的線頭放入融化的蠟燭中蘸了幾次,在剪斷的端頭處用尚未完全凝固的蠟液弄了個圓球的形狀。妻子又朝我極其風騷和妩媚的笑了一下,彷佛難以抑制心中的快感。

  妻子走到我的跟前,坐回到劉啓明懷里,脫掉了左腳的高跟鞋,露出性感的絲襪腳,溫柔的伸到我的嘴邊,我識趣的伸出舌頭,仔細的濕潤著妻子腳上的絲襪,一寸也不肯放過。妻子淫靡的微笑著,穿著高跟鞋的右腳溫柔的愛撫著我的龜頭,伸出玉手,俯身擰掐我的乳頭,另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豪乳上不斷揉捏,發出陣陣呻吟之聲,時而舔著自己的嘴唇,眼神迷離魅惑,極盡挑逗之能,淫蕩無比。

  在享受了妻子無限溫存后,我感受到小腹的漲熱,我興奮了,雖然我不能勃起,但起碼的欲望還是有的,很久沒有享受妻子如此的愛撫了……妻子緩緩的撕開自己左腳的絲襪,露出性感的小腳,將一根根塗滿指甲油的腳趾塞中我的口中,我奮力的舔弄,深怕錯過這難得的機會,妻子的玉足有些酸酸的汗味,可能是那雙黑色的皮質高跟鞋沒怎麽透氣的緣故,再加上剛剛和劉啓明激烈的做愛,又用雙腳對我施虐,玉足難免會溢出香汗,不過,在我品來,這確實世上最美妙的味道。隨著妻子對我的刺激,我的興奮度越來越高,能感覺到馬眼里已經流出了潤滑液。

  「啓明,我看差不多了吧?前列腺液已經流出來了」妻子嘟著嘴回頭對劉啓明說,邊說邊擡起踩在我JJ上按摩的右腳,高跟鞋的鞋底上帶起一絲透明的液體。

  劉啓明貌似尴尬的默許點頭,妻子停止了愛撫,俯下身,用纖纖玉指捏住的我龜頭,用食指在龜頭上點了點,又帶起一絲粘液,妻子把馬眼里流出的液體塗抹到龜頭上,用玉手開始上下套弄我軟綿綿的陰莖,在這刺激下,我又興奮的流出了液體。

  妻子,用食指在龜頭上轉了幾圈,開始在馬眼上來回活動,用指甲不斷向馬眼試探,另一只手抓起身邊的電話線,將剛才用蠟燭滴成球狀的線頭向我的尿道口塞去,我一陣驚訝,妻子的臉上流露出孩童般好奇和期待的表情,劉啓明也在一旁目不轉睛專心的欣賞。

  那個蠟燭球的直徑最起碼在1.5公分左右,后面的電話線有4米多長,妻子一首緊捏著龜頭,另一手拿著電話線不斷嘗試插入我的尿道口,塞了幾次都不成功,前端的小球實在是太大了……終于,在折磨的我遍身冷汗之后,小球終于滑進了早已濕滑泛濫的馬眼,我疼的差點暈厥過去,但又不甘心錯過這樣一次體驗,強忍著這非人的疼痛掙扎著坐直了身體,體驗著妻子新一輪的折磨。

  小球滑進尿道后,插入的過程變得異常順利,妻子左手扶著龜頭,右手不斷將剩余的電話線向尿道里插入,我能感覺到一顆巨大的異物入侵到自己的體內,在它通過第一個尿道彎曲的時候,我甚至能感覺到小球碰觸到睾丸,大約插入到20多公分以后,我感覺到插入的過程稍微遇到了阻力,小球已經深入到尿道狹窄,到達前列腺的位置了,我感覺整個人空前的舒爽和充實,大腿陣陣緊縮和顫抖,有一種久違的,射精般的快感。

  妻子似乎也感覺到我的不同,在這個位置抽插了幾次,我的尿道口頓時興奮的湧出大量的透明液體,妻子笑笑,沒有給我太長時間去享受,直接用電話線將前端的小球插入到最深處,頂到了我的尿道括約肌,我知道再推進去就是膀胱了,這一處也遇到了相當的阻力。我低頭看著這淫靡的一幕,性感的妻子用一根電話線插入到性無能丈夫的尿道里,兩人只能藉此來尋找各自的快感,真是無比悲哀……妻子探出香舌,在龜頭上來回舔弄,左手也不段套弄,就在我的興奮點已經快要到達噴射的高峰時,這種感覺卻嘎然而止,我自卑的低下了頭,我忘記了我無法射精。就在這時,妻子右手猛一用力,小球順利通過了括約肌,直奔廣闊的膀胱而去。

  一陣巨大的快感襲來,這感覺比那幾秒鍾的射精還要爽無數倍,我哼出了聲音。妻子不屑的啐了我一口,開始快速將剩余的電話線向尿道里插去,這種插入的快感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那種充實感和刺激感,不斷刺激著我的大腦,我只求這根電話線是無限長的,這個過程永遠都不要停……然而,這根線終究是有長度的,當4米長的電話線盡數插入我的尿道時,空前的滿足感激蕩在我的心里,電話線盡數盤繞在膀胱里,小腹鼓起老高,一種膨脹的感覺蔓延開去,無限受用。

  妻子掐住線的尾端,開始慢慢向外拽去,又是一種摩擦的感覺,我能感覺到電話線在前列腺上一絲絲的劃過,妻子緩緩站起身,穿著高跟鞋的右腳用力踩踏我的小腹,憋了很久的尿液在狹窄的膀胱里已經忍受不住,我失禁了,一陣尿液激噴出來,帶著絲絲血迹,灑在妻子的絲襪和高跟鞋上,妻子看著咯咯大笑,又是用力踩了幾腳,開始用鞋底踩踏在龜頭上搓弄,一邊繼續快速將電話線向外拽去,4米長的電話線從膀胱中又不斷被一寸寸的抽離,終于,在小球再一次通過括約肌時,配合著高跟鞋的搓弄,我高潮了,我已經2年沒有達到過高潮了,今天終于在妻子這新奇的刺激下,我達到了快感的頂峰,大腿內側一緊,一股熱流隨著電話線的完全拔出而緩緩湧出,一小攤混合著尿液、血絲和黃色精液的液體滴在妻子的高跟鞋上。

  「哎?還射了?呵呵…你還能射精呢?!」妻子詫異的大笑起來,花枝亂顫,帶起右腳,湊到我的嘴邊。我湊過去貪婪的舔舐著滴在妻子高跟鞋上的粘液,生怕弄髒了妻子高貴的美腳……妻子又把小球塞入尿道口,探入括約肌的位置,這次沒有深入進去,而是不斷地在括約肌處來回抽插,這快感,又讓我一陣痙攣……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