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母女井

母女井--成人文學

第一章 初遇險情

  一月,

必利勁

中國的北方城市早已進入冬季多時,普遍溫度都在零下十攝氏度左右,
在這樣的氣溫下,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們,無不緊裹著厚重的衣物步履匆匆。剛
剛下班的蔣嫚盈也是人群中的一員,盡管已經用力緊裹了身上的羽絨服,但蔣嫚
盈仍然感覺到自己的體溫,正在被不間斷的寒風一點點帶走。

  「呼~再堅持一下,前面就到家了!!!」蔣嫚盈一邊快步走著,一邊給自
己加油打氣,還好車站離家並不太遠。十分鐘後,凍得有些哆嗦的蔣嫚盈終於走
到了家門前,她迫不及待拿出鑰匙打開房門沖了進去,又迅速帶上門,下一秒公
寓里的溫暖空氣,團團包圍住了她。「啊~~」蔣嫚盈舒暢的嘆了口氣,把自己
仍在了柔軟的沙發上。「明天可以不上班咯!去哪旅遊呢~~」蔣嫚盈開心的想
著。

  盡管今年已經是40歲的人了,但蔣嫚盈仍舊感覺自己活得像個孩子,總是
坐不住想往外跑。北方的寒冬自然是不適合出門的,蔣嫚盈思考是不是今年走遠
一些,去一些熱帶的地方避避寒。想到就做,蔣嫚盈從包中翻出手機,開始查詢
冬季旅遊攻略,很快便註意到了有很多去泰國的旅遊建議。的確,一月的泰國仍
舊溫暖如春,很適合這個時間段去那避避寒,而且當地的物價也不高,以蔣嫚盈
普通的家境條件,應該也可以在那里玩個痛快。

  想到這里,蔣嫚盈似乎已經感受到了這個熱帶國家那溫暖怡人的氣候,「啊
~泰國~想想就好熱啊~哎!?真的好熱啊!」蔣嫚盈拍了拍自己有些發紅的臉
龐,這才發現進家門以來衣服還沒脫,相比於外面零下十幾度的溫度,屋子里二
十幾度自然高得多,自己還傻乎乎的穿著厚重的冬衣當然熱了。「嘿嘿~~」蔣
嫚盈費力的褪下厚重的衣服,三兩下蹬掉了腳上的高跟皮靴,頓時覺得連呼吸都
順暢了幾分,北方的冬天實在是太受罪了。

  褪去冬衣的蔣嫚盈深深的呼了幾口氣,終於去除掉了渾身的壓迫感,

犀利士5mg

此時的
她不複在街上裹成大狗熊的模樣,盡管身上還穿著黑色的保暖內衣套裝,腿上穿
著黑色加絨的天鵝絨打底褲,但仍舊包裹不住她傲人的身材。蔣嫚盈是一位從事
舞蹈教學的老師,從小練習拉丁舞至今的她,將身材保持的異常完美,雖非擁有
什麽驕人豪乳,但一對美乳出奇的堅挺,也足有B+的規模,再加上168的身
高、骨肉均衡的肩背以及纖細柔軟的腰肢,就更顯得其渾圓飽滿了!

  而下半身那圓潤的臀部,挺拔又微微上翹,大腿豐滿得亦很適中,小腿也相
當秀美,可謂是一雙曲線極之優美的迷人長腿!整個人帶著成熟美婦的獨特韻味
不說,更由於常年待在學校,沾染了幾分青春的朝氣,再加上平時蔣嫚盈有些傻
甜的微笑,每次在舞蹈房給學生上課時,都會引來不少男生愛慕的目光。況且蔣
嫚盈的相貌也是上等,帶著些許娃娃氣的鵝蛋臉上,閃爍著一雙水汪汪宛如會說
話的眼睛,如畫的眉毛、俏挺的鼻子、加上唇紅齒白的櫻桃小嘴,端莊又秀麗。

  如果說幸福是一個女人最佳的保養品,那蔣嫚盈或許就是這句話最好的佐證。
今年40歲的蔣嫚盈盡管家庭條件還算不錯,但那些動輒十幾萬的昂貴護膚品,
她還是承受不起的,然而如今的她,依然保養得宛如二十大幾的一般,她那美滿
的家庭功不可沒。溫柔護家的丈夫,乖巧聽話的女兒,無不讓她時刻沈浸在幸福
之中,盡管最近這段時間丈夫忙於工作,但依舊不忘通過電話關心自己,蔣嫚盈
一點也不覺得寂寞。

  而蔣嫚盈的女兒徐璐今年19歲,空乘專業的大學生,這個靚麗的姑娘很好
的繼承了她母親的優良基因,現如今也已是一個落落方方的美人了。目前正在當
地的航空公司實習,雖說也已經開始登機實踐了,

犀利士為何銷量能超過威而鋼

但還是可以經常回來,畢竟還
沒畢業不及正式員工那麽忙碌。

  晚上蔣嫚盈等到丈夫下班回家,向丈夫提起自己想去泰國旅遊的想法,果然
丈夫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還關心的問錢夠不夠,弄得蔣嫚盈心里一陣甜蜜,然而
知道丈夫最近因為正在競爭升職的原因十分忙碌,不能陪她去之後,蔣嫚盈的心
里還是有些失落的,但隨後聯系了還在實習的女兒,得到女兒肯定的答複後,想
到自己聽話乖巧的女兒還可以陪著自己,瞬間沖淡了之前的一絲失落。

  很快蔣嫚盈在網上聯系好了一個叫兮兮的女導遊,這種私家導遊最近十分流
行,既不要擔心無良導遊會強制讓你消費買買買,又不用害怕身在異國,語言不
通的情況下出行困難,自己就只需負責往返的大交通,後面從接站到送站,都是
對方根據你的實際需要,安排得妥妥當當,什麽都不用管非常省心!

  再次和女兒確認後,蔣嫚盈購買了明天晚上的機票,後天早上便可抵達泰國
,而她的女兒徐璐,則可以順路搭乘她們航空公司的飛機,連機票錢都省了。安
排好一切的蔣嫚盈只覺得身心舒暢,當晚在和老公翻雨覆雨一番過後,心滿意足
的睡去了。

  泰國曼谷首都機場,相較於一月的國內,這里依然是溫暖如春,伴隨著機場
播音員婉轉動聽的播報聲,一位目測三十歲左右的靚麗女子款款走出機場大廳,
其身穿一件還不及膝的白色短袖連衣裙,盡顯那苗條又不失豐滿的妖嬈身材。女
子拖著一個大號的行李箱,邁著一雙秀美又不失豐腴的修長美腿,腿上還裹著纖
薄的肉色絲襪,在陽光的照耀下甚至浮現出朦朧的光澤,也不知是肌膚本就如此
白皙,

真人示範教學影片 JELQ阿拉伯擠奶法

還是絲襪反光的緣故。隨著這兩條修長的美腿向前邁步,其豐滿的胯部也
被帶動著左搖右擺,著實吸引了不少路過男士的目光。

  「嗯~~啊!」女子出了機場大廳後長長的伸了個懶腰,胸前的襯衣頓時被
一對飽挺的美乳撐得鼓鼓的,隆起了兩座誘人的美丘,正是坐了一夜飛機的蔣嫚
盈。她這展腰舒身的姿態,毫無意外的讓兩旁路過的男士看直了眼,後知後覺的
蔣嫚盈,這才發現自己有些失態,急忙紅著臉梳理了下衣服,邁開兩條迷人的絲
襪美腿,踩著一雙粉白色的平底鞋快步離去。

  「餵?請問是兮兮嗎?我出機場了,對!機場東門,你一會到是吧,好的那
我稍等一會。」走出機場後,蔣嫚盈便聯系了之前談好的導遊兮兮,她通過微信
聊天得知,這是一個二十七歲的漂亮姑娘,也是中國人,聽說跑泰國這里的旅遊
線路已經三四年了,經驗很豐富,而且之前顧客的評價都不錯。

  此時距離機場還有10公里的道路上,這個名叫兮兮的姑娘正坐在一個小型
的大巴里,在掛掉和蔣嫚盈的電話後,兮兮轉頭對著正在駕駛車輛的青年男子說
道:「胡宇你開快點,蔣姐已經在機場等我們了,胡宇?胡宇!」

  「啊?!在!」楞了一會,名為胡宇的青年男子才慌忙答道。

  「你今天怎麽了,心不在焉的,早上也是不知道忙什麽去了,出門這麽晚,
還讓人家在機場等我們!」兮兮有些不滿的對胡宇說道。

  「早上和我媽打電話呢,我媽又催我回國,說老飄在外面也不是事,現在國
內房價一直再漲,再不回去到時候連房子都買不著。」停了一會,胡宇又認真的
問道:「兮兮,想清楚了,你真的不和我回國?」

  兮兮和胡宇兩人是一對情侶,

攝護腺炎會引發5種併發症.包括陽痿.

二人在這異國他鄉共同打拼了四年,一個做導
遊,一個當司機。隨著熟客越來越多,二人的生意也越來越好,可胡宇最近常常
勸兮兮和自己回國,說想和她結婚生子。但兮兮認為這幾年沒賺到什麽錢,之前
賺到的好多都用於打點了,現在正是賺錢的時候,說什麽都不同意回去,因此兩
人的關系正越發緊張起來。

  聽了胡宇這話,兮兮頓時不耐煩了,皺著眉頭說道:「這問題我們已經談過
了吧!現在我們在泰國的局面才打開來,正是賺錢的時候,這時候跟你回家,我
們在泰國辛辛苦苦四年積累的人脈不就全沒用了嗎,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反
正留在這里賺點錢再說。」

  「哼!你留在泰國,我走了你正好可以讓泰國那個富二代娶你了吧!」

  「胡宇你說什麽!!!」聽到這話兮兮頓時怒了,大吼道:「我和他結識,
還不是為了我倆在泰國能方便點,你不想我討好他你就出息點啊!這幾年我們能
在泰國順風順水,靠得還不是這點人脈,你忘了我們一開始吃了多少苦麽!!!
回去!就知道回去!!我們這幾年才存下幾個錢!回去你就能買得起房子了?!

  看著兮兮氣的臉都紅了,胡宇只得訕訕停嘴,但不一會像下了什麽決心似的
,突然在前面一個路口拐了個彎,駛進了一條荒無人煙的小路。

  「胡宇你瘋了,這不是去機場的路!」一旁的兮兮頓時驚叫起來,可胡宇不
管不顧還是往前開,「放心吧,這是一條近路,人家不是在等我們了麽,走這條
路更快。」

  「近路??」兮兮狐疑的看了胡宇一眼,去機場的路線,他們之前已經走過
好幾百遍了,從沒聽說什麽近路,不過開車的事情一直是胡宇負責的,可能是最
近才開通的小路吧。兮兮也沒多想,坐到了一旁閉目養神起來,

長期喝酒也是陽痿不舉的主因

待會還要帶著遊
客四處遊玩呢,這可是個體力活,要養足精神。

  正在開車的胡宇,此時目光複雜的撇了一眼閉目養神的兮兮,心道:「兮兮
你別怪我,誰讓你不和我回國的,你和那個富二代上床的事情我可以當不知道,
但你甚至都不願和我回國,你這是要徹底離開我!!我得不到的東西他也別想得
到,我確實沒什麽錢,但把你賣掉我就有錢了,足以讓我回國買房付個首付,永
別了兮兮!」

  胡宇的目光漸漸陰冷起來,他看到前面路邊有幾個人影,頓時打起了精神,
那是說好的接頭人來了。胡宇早上的時候,就是為了談好價錢才耽誤了時間,此
時只要接這幾個人上車,將兮兮綁了送到碼頭運走,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還能
分到一大筆錢。車輛漸漸駛近了那幾個人影,已經可以看到那是五個兇神惡煞的
泰國當地人,黝黑的皮膚,亂糟糟的頭發,手邊還拿了幾個黑色的袋子,想來是
捆綁用的工具。

  導遊的任務是很累的,畢竟又要走又要說,因此兮兮此刻的穿著比較適合運
動,她頭戴無頂的白色鴨舌帽,一頭烏黑的秀發用發繩簡單紮了個馬尾垂在腦後
,上身穿著一件印有「泰國歡迎你」幾個字樣的白色短袖T恤,下身是牛仔熱褲
加上肉色的連褲絲襪,腳上則是阿迪的小白鞋。盡管兮兮的裝扮十分普通,但其
本人卻可以稱得是中上之姿,有著167身高的她不僅五官清秀,而且因為工作
的原因經常運動,所以身材也保持的很不錯,尤其是那大約在C上下的挺立酥胸
,雖然不算太大,

犀利士的副作用有哪些.需要注意哪些問題

但是配合她健美的身材,看起來也是賞心悅目。

  總得來說兮兮算不上多麽漂亮,但整個人透著一股清純勁兒,青春又富有活
力,要不然也不會被泰國當地的富二代看上。此時車上的兮兮還不知道自己已經
大難臨頭了,車子在小路上顛簸得讓人昏昏欲睡,兮兮也漸漸地犯起了困,整個
人開始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盹。

  突然她感到車輛停了下來,並伴有開門的聲音,兮兮下意識以為已經到了機
場,連忙打起精神,準備招呼遊客,然而令她驚訝的是,環顧四周車輛正停在一
條荒無人煙的小路上,而上車的也並不是什麽大包小包的遊客,反而是幾個皮膚
黝黑的當地人。當前的狀況讓兮兮有些疑惑,但對方不懷好意的目光,卻讓兮兮
本能的警惕起來。

  「你們是誰?要幹什麽?!」兮兮用泰語向這幾個人問道,然而只引起了對
方的一陣淫笑,仍舊不斷靠近她。她緊接著望向了駕駛座,只見上面早已空無一
人,胡宇此時竟不知道去了哪里。這下兮兮徹底慌了,她驚恐的一退再退,但這
車廂才多大,很快兮兮便退到了車尾,這時為首的一個光頭壯漢沖了上來。

  「別過來!救嗚嗚嗚!」急切的呼救聲才說出口,就被光頭壯漢的大手悶在
了喉嚨里,然而就算說出口也沒人能聽見,這附近連個人影都沒有。只見壯漢一
只手緊緊捂住兮兮的小嘴,另一只手則摸進了兮兮的衣服里,在其胸腹間來回遊
走。兮兮本能的想要踢打面前的壯漢,但緊隨其上的四個男人,則一起牢牢按住
了兮兮的四肢,一時間兮兮能動的只剩下了腳踝。

  可憐的兮兮就這樣被五個男人合力,死死的按在車座上動彈不得,她一雙美
目驚恐的盯著眼前的壯漢,這才驚覺自己的口鼻上竟然蒙上了一條灰色毛巾,毛
巾被壯漢的大手緊緊的按壓在她的臉上,一時間兮兮覺得呼吸十分困難。一陣陣
難受的窒息感,

果凍威而鋼

使得兮兮下意識的拼命吸氣,然而伴隨著少許空氣進入鼻腔的,
還有一股濃烈的藥味。

  兮兮意識到不妙,頓時還想拼命掙紮,但被五個男人按住的她,就算把手腕
腳腕翻出花來,也只不過激起了坐墊上的一抹粉塵。沒過幾分鐘她頭腦就一陣眩
暈,眼前也逐漸變得朦朧一片,眼皮越拉越低。兮兮腦海中的最後印象,是一口
惡心醜陋的黃牙,和逐漸飄遠的淫笑聲,隨即便失去了意識。

  感覺到手底下的獵物不再掙紮,光頭壯漢仍舊捂住了她的口鼻不放,以確保
她真的昏迷過去。「他昏過去了?」壯漢的背後此時傳來胡宇的聲音,壯漢扒開
兮兮的眼皮檢查了一下,確認對方已經徹底失去了意識,這才起身回頭,狠狠的
看了一眼胡宇。胡宇被對方兇狠的目光嚇了一跳,眼神頓時閃躲起來,不敢與對
方直視,壯漢冷冷一笑也不說話,蹲下身又開始脫兮兮的衣服。

  「你們幹什麽!!!」胡宇見對方正在粗暴的撕扯兮兮的衣服,頓時驚叫起
來就要上前阻止,但緊接著就被人攔在了過道上,看著對方兇狠的表情,胡宇頓
時害怕的後退了半步躊躇不前。盡管是自己親手聯系的買家,將兮兮以七萬的價
格賣掉的,但是看到對方當著自己的面輕薄兮兮,仍然讓胡宇十分難受,一時間
五味成雜。

  還不等胡宇從這複雜的感情中走出來,兮兮的外衣已經被壯漢和幾人聯手剝
得一幹二凈,貼身的白色T恤、胸罩和牛仔短褲散落得到處都是,而兮兮腳上的
白色運動鞋則不翼而飛,不知被誰收了起來。此時壯漢正在兮兮白嫩的身體上又
摸又捏,一會揉揉奶子,一會摸摸私處,順手將兮兮的白色內褲扯斷,從絲襪里
拉了出來,這樣兮兮渾身上下就只剩下了一條肉色連褲絲襪。

  摸了好一會壯漢才起身走到胡宇面前,胡宇看著對方不懷好意的笑容,被嚇
得又後退了半步,「你。。。你。。。幹嘛!說好得七萬,一分不能少啊!」胡
宇緊張得說話都有些困難。

  「當然當然,你女朋友身材和臉蛋都不錯,值這個價,畢竟是賣自己女友的
錢,一定下了很大決心吧,看你之前還有些痛苦的樣子,這錢怎麽能少呢!」壯
漢說完還嘿嘿笑了起來,一旁的四個小弟也跟著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氣的胡宇
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不過根據協議,你要把人送到碼頭才行,快點開車吧,趁著現在路上人少
。」

  說完這句話,壯漢就轉過身去不再搭理胡宇,招呼了兩個小弟從黑色袋子里
拿出了繩索膠帶等物品,開始捆綁兮兮,看著面前失去意識的美人,壯漢手拿著
拘束工具不禁有些興奮。

  胡宇臉色難看的望了望面前的這幾人,一時間他有些後悔和對方合作了,但
最終還是坐回了駕駛座,發動汽車準備開往碼頭,就在這時兮兮的手機突然響了
起來。「叮叮叮~叮叮叮~」一時間車里的幾個人大眼瞪小眼,氣氛有些尷尬,
為首的壯漢二話不說,一個箭步沖到胡宇面前,提起他的領口就質問道:「你不
是說收尾處理幹凈了麽,怎麽還有電話!」

  「嘔咳。。。咳。。。可能。。。可能是騷擾電話。」胡宇一邊扒著壯漢的
手,一邊艱難的回道。

  「騷擾電話?」壯漢瞪著眼睛狠狠的看了一眼胡宇,又看了看電話,終於松
開了胡宇的領口。「去接,要是出什麽問題你小命就不保了!」

  「是是!」如逢大赦的胡宇連忙抓起電話,然而「蔣姐」二字的來電顯示,
使得胡宇一顆心沈到了谷底。「不是騷擾電話,是遊客打來的!怎麽辦!」胡宇
暗暗想到,漸漸緊張起來。他這才發覺自己的計劃有個大漏洞,前天兮兮又從國
內接了一個雙人遊的單子,自己這會兒應該去接人,他當時只是欣喜終於有機會
帶兮兮出門,而沒想到如果不去接遊客有什麽後果。

  「這……這怎麽辦?!」現在才註意到這點,再掛電話就顯得太可疑了,一
時間胡宇陷入了兩難。

  看著胡宇陰沈的臉色,壯漢一行人臉色也變得陰沈起來,壯漢瞇了瞇眼,猜
到這恐怕不是什麽騷擾電話,而是對方的計劃出現了紕漏,但如果這個時間點掛
掉電話,藥房很容易從來電記錄里發現蛛絲馬跡,不接也得接了。「真是廢物!
」壯漢暗罵道。

  「怎麽還不接?」壯漢見電話已經響了好幾聲,陰沈著臉催促道。

  「這。。。這是遊客的電話。。。」胡宇一臉為難,結結巴巴的回道。

  「接!糊弄過去,不然這單就不做了!」

  「怎麽能不做?!」胡宇大驚設色,兮兮此刻已經被迷暈了過去,現在停下
等兮兮醒來後她一定會報警,壯漢幾人能不能查到不說,自己肯定是死定了!想
到這,胡宇咬了咬牙,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餵,是蔣姐麽?」

  「是我,哎?我是打給兮兮的呀,請問你是誰?」電話里傳來一個好聽的女
音。

  「啊蔣姐你好,我是兮兮的男友,也是這次旅程的司機,我叫胡宇,兮兮剛
剛下車上廁所去了。」

  「你就是胡宇啊,我聽兮兮提過,這次拜托你們兩個啦,你們到哪啦,我在
機場附近的咖啡廳里等你們。」

  「就要到了就要到了,真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我們很快就到。」

  「好噠~麻煩你咯~」

  「應該的應該的,啊,好,蔣姐待會見。」胡宇掛掉了電話,一臉訕訕的看
向壯漢一行人,只見壯漢的臉色陰沈的快要滴出水了,心中頓時一跳。

  「怎麽你現在還要去接人?」就在胡宇正要發車的時候,壯漢冷不丁的問道
,胡宇一時間沒在意他和蔣嫚盈說的是漢語,壯漢竟然聽得懂。

  「就。。。就是本來今天談好的一個遊客,我和兮兮就是要去接她才開車出
來的,現在肯定是不能去了。」胡宇小心翼翼的用泰語回道。

  「蠢貨,你就不能另外找個機會把你女朋友帶出來嗎,既然說了去接,就把
人接到再說吧。」壯漢冷冷的看著胡宇突然說道。

  「不。。不是。。這會兒不去碼頭了麽」胡宇又是一驚,此時的他實在不想
節外生枝。

  「蠢貨!白癡!人家大老遠來泰國,你覺得如果等不到人,對方會善罷甘休
麽,事後她的陳詞可以透露出我們作案的時間和大概位置,特別是。。。」壯漢
將臉湊到胡宇面前,一字一句的說道:「把!你!挖!出!來!」

  胡宇被對方兇狠的表情嚇了一跳,可更讓他心驚膽戰的是對方的話語。確實
,自己之前的準備,可以讓警方把目標從自己身上移開,甚至嫁禍到那個富二代
頭上,但剛剛原本應該是兮兮接的電話,突然變成了自己接,警方一定會有所懷
疑。想到這胡宇的冷汗就下來了,他當即一不做二不休,在前面的路口調頭駛向
機場。

  壯漢陰冷的看了眼胡宇,招呼自己兄弟們先在車坐下藏起來。他倒不是真的
擔心胡宇的安危,胡宇會做準備,自己這種業內老手怎麽可能不會做。他提前做
好的準備足以和胡宇撇清任何關系,胡宇的作用就是背鍋而已,有了替罪羊,想
來中國政府也不會為了一兩個人大動幹戈。然而之前從電話里傳來的女聲,盡管
自己沒見到人,但語調聽起來十分溫柔動聽,這就弄得壯漢心里癢癢的。

  他非常喜歡有美妙嗓音的女人,把這種女人綁起來堵上嘴,可以一邊狠狠操
著對方的肉穴,一邊欣賞著對方動聽的嗚嗚浪叫聲,想到這里壯漢的下半身不由
的支起了一個小帳篷。他微微搖了搖頭集中精神,目前雖然有些風險,但還在承
受範圍內,機場綁架聽起來很危險,但只要自己小心一些,避開巡邏警衛的視線
,普通人很少會在乎身邊發生了什麽。

  接下來,壯漢又把預想方案仔細梳理了一遍,並重新在毛巾上沾滿了迷藥,
順便讓一旁昏迷的兮兮又吸了幾口,確保她昏迷的更久一點。一行人準備好工具
後,壯漢埋伏在最靠門的座椅後面,幾個小弟手持膠帶繩索,依次埋伏在兩邊,
就等蔣嫚盈上車的時候瞬間制服她。

  正在機場附近咖啡廳里休息的蔣嫚盈,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場巨大的危機正
向自己靠近,此時的她正和女兒徐璐用微信聊著天,徐璐剛剛下飛機還在過安檢
,由於是蹭的自己公司的飛機,她並沒有和母親同行。蔣嫚盈此刻正慵懶的靠在
椅背上,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女兒聊著,裸露出的修長美腿優雅地斜靠在一起,曲
線玲瓏的身材一覽無余,這一慵懶的美婦形象,著實吸引了不少火熱的目光。

  就在這時,兮兮的微信又發來了消息,通知蔣嫚盈車到了,還傳來一張車輛
的照片方便她辨認。蔣嫚盈微微一笑不疑有他,拖著行李箱,邁著迷人的絲襪美
腿就離開了咖啡廳,讓一旁躊躇不前想要詢問號碼的幾個年輕人暗自惋惜。通過
照片的比對,蔣嫚盈很快就發現了停在附近的小型大巴,就當她步履輕盈的走向
車輛時,埋伏在車里的壯漢也看到了她,這一看頓時讓壯漢驚喜得瞪大了眼。

  只見一位體態優美,步履優雅的美婦款款走來,靚麗的面容上,仿佛時刻都
帶著溫柔迷人的笑容,那貼身的白色短袖連衣裙,將其妖嬈的身材和修長的美腿
展現得淋漓盡致,在陽光的照耀下,那雙美腿還浮現出朦朧的光澤,更加讓人心
動神迷。壯漢看了一眼就連忙低下頭,生怕被對方察覺,然而蔣嫚盈的形象卻牢
牢印在了他的腦海里。

  此刻他的心臟砰砰直跳,仿佛有個聲音在腦海中狂吼「極品啊!賺大了!一
定要得到她!一定要得到她!!!」壯漢連續深呼吸了好幾次,這才平複下激動
的心情,危險系數又提高了。這種女人一直是萬眾矚目的對象,天知道有多少雙
眼盯著她,待會自己一定要小心些,不能弄出太大的動靜。「胡宇,引她上車,
自然一點別引起懷疑!」壯漢惡狠狠的對著胡宇說道。

  「可是。。。」胡宇也被對方的美艷驚到了,但此刻兮兮還在昏迷,自己一
個下去接人難免引起懷疑,然而在壯漢兇狠的目光下,胡宇還是妥協了,無論如
何這條路已經不能回頭。胡宇揉了揉臉,努力擺出一個和善的微笑下了車,招呼
道:「您就是蔣姐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來我幫您提行李。」一
邊接過行李,胡宇一邊邀請蔣嫚盈上車。

  「啊呀~您太客氣了,對了兮兮呢?」蔣嫚盈遞過行李,媚眼彎成了月彎兒
,捂著嘴笑著問道。

  「兮兮在車上,她稍微補會覺,待會還要帶您好好遊覽一番呢!」胡宇提拖
著行李,強作鎮定的回答道。

  「好的,這幾天辛苦你們了。」蔣嫚盈毫不懷疑的點點頭,一只小腳踏在了
車門臺階上。看到臺階上那穿著粉白色的平底鞋的小腳,埋伏在車座後的壯漢頓
時一緊,那小腳好像是踩在自己心上似的,心臟不受控制的劇烈跳動起來。就在
蔣嫚盈將兩只腳都踏上臺階,正準備邁步走進車廂時,壯漢動手了。

  他一把抓住那正要伸向臺階扶手的玉臂,此時的蔣嫚盈還沒反應過來,她只
是感到自己手臂被人抓住了,還以為是兮兮在幫她上車,單純的蔣嫚盈正擡起頭
準備道謝,然而映入眼眶的卻是一張滿臉橫肉的惡臉,一時間不由的讓她想起了
食人的野獸。

  「你是。。。啊!」還不等蔣嫚盈問完,壯漢一把將蔣嫚盈拉進了車廂里,
立足不穩的蔣嫚盈頓時面朝下趴倒在走廊上,兩旁埋伏的小弟立馬一擁而上,在
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堵嘴的堵嘴,按腿的按腿,將蔣嫚盈死死按壓在車廂里。

  而這一幕被緊隨其上的胡宇遮擋的嚴嚴實實,剛剛車外色瞇瞇的看著蔣嫚盈
的幾個人,只看到了蔣嫚盈上了一輛小型大巴,哪里想到這位美妙熟婦,此刻已
經被七手八腳的按在了車廂里,正在「嗚嗚嗚」的呼救。小巴車迅速駛離了此地
,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救嗚。。。嗚嗚。。。救嗚嗚嗚!!」車里以壯漢為首的一行人,正在努
力按壓拼命掙紮的蔣嫚盈,只見蔣嫚盈在眾人的按壓中搖頭擺臀扭動個不停,特
別是那一雙修長的絲襪美腿瘋狂亂蹬,一時間按腿的兩個男人,竟然對這絲滑的
美腿有些無可奈何,險些被她掙開。「呵!這女人勁還不小,你們幾個按好了,
不然仍河里餵鱷魚。」壯漢貪婪的看著不斷掙紮的蔣嫚盈說道。

  聽到這話,一個按手的小弟幹脆坐在了蔣嫚盈背上,將其胳膊反扭到背後,
狠狠的將其按在地上,痛的她一聲悶哼,飽挺的胸部甚至被擠壓成了兩塊圓餅。
而穿著平底鞋的小腳此刻還在拼命拍打著地面,希望能通過聲音引起過路人的註
意,但是還沒拍打幾下,兩只腳踝就被又一個男人抓住,緊接著三兩下就被人用
繩子捆綁了起來。盡管蔣嫚盈由於常年練舞的緣故力氣不算小,但在幾個男人絕
對的力量和數量優勢下,她的所有掙紮都是徒勞的。

  壯漢冷眼旁觀了一會,見蔣嫚盈掙紮的力度漸漸弱了下去,不由得嘿嘿一笑
,抓著塗滿迷藥的毛巾就走到了蔣嫚盈的面前。看著眼前壯漢不懷好意的笑容,
蔣嫚盈不由的露出了恐懼的神色,像是質問又像是求饒般「嗚嗚嗚」個不停,眼
眶漸漸紅了起來。

  「多麽美麗的中國女人啊,也只有那個物產豐腴的國家,才養得出這樣的美
女,不過你現在是我的了!!!」壯漢撫摸著蔣嫚盈的臉龐,情不自禁的說道。
「嗚嗚嗚。。。嗚嗚嗚。。。」此刻蔣嫚盈卻是被對方的行為嚇哭了,眼眶中不
斷流出大滴大滴的淚珠,盡管對方的話語她聽不懂,但話語中傳達出的惡意,她
卻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

  「為什麽會這樣!老公快來救我啊!!」蔣嫚盈在心里絕望的哭喊著,然而
這一切都無法阻止壯漢將沾滿迷藥的毛巾捂上她的口鼻。微弱的掙紮過後,蔣嫚
盈如同之前的兮兮一樣昏迷了過去,徹底落到著這幫人販子手中。

  就在壯漢大笑著準備收工的時候,忽然有人拍了拍壯漢的肩頭。「嗯?」壯
漢皺著眉頭轉過身,看到身後的人竟然是胡宇,眉頭不由的皺的更深。「還有什
麽事?」壯漢沈聲問道。

  只見胡宇拿著蔣嫚盈的手機,顫微微的說道:「不。。不只她一個。」

  壯漢心里咯噔了一下,虎眼漸漸瞪大,「糟了!大意了!」以自己平時的機
警,肯定會第一時間排查肉貨的底細,只不過這次事出突然,自己又被這女人的
美貌驚到了,一時間竟然沒想那麽多。

  事已至此回頭是不可能了,壯漢決定一條路走到黑,蔣嫚盈他是不會放手的
,這麽漂亮的女人肯定能買大價錢,大不了事後自己進雨林里躲一段時間。「她
的同伴在哪?」壯漢定定神,沈聲問道。

  「就在機場,正在發信息問這個女人的位置,好像是這個女人的女兒。」

  「嗯?女兒?只有她女兒麽?」壯漢頓時心思又活絡了起來,貌似也不是個
太壞的消息?

  「不。。不知道啊,這個又沒法問。」

  「哼!知道了。」壯漢皺著眉頭權衡起來,這女人這麽漂亮,她女兒想來也
差不到哪去,而且還年輕能玩得更久,價格自然賣得更高。想到這里,壯漢一咬
牙,拼了!抓一個也是抓,如果把她們母女都抓到手賣掉,自己退隱江湖都行啊

  「你小子先穩住她女兒,車我來開,回機場!」壯漢對胡宇說道。

  「什麽!!」一旁的胡宇聽了大驚失色,「不!不行!大不了我不幹了,要
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不幹了!!!」說完就要往門口沖,然而「砰」的一聲
被守在門口的小弟踹翻在地。

  壯漢沒想到胡宇這時候竟然有崩潰的趨勢,此時雖然被狠狠踹了一腳,但仍
舊瘋狂的想要爬起來,壯漢不得已,只能又吩咐兩個人把他按住,看著十分不配
合的胡宇,壯漢臉上戾氣更甚,現在每拖一分鐘,她女兒的懷疑就更甚一分,紕
漏也就越大。

  只見壯漢二話不說,從袋子里掏出把手槍就抵在了胡宇的腦門上,「開車或
者去死!」面對黑洞洞的槍口,不斷掙紮的胡宇頓時僵住了,他臉色蒼白的望著
那滿臉戾氣的壯漢,嘴唇哆哆嗦嗦的一句話說不出來。

  「哢嚓」壯漢搬動了保險,只聽胡宇「啊」的一陣尖叫,連滾帶爬的跑去抓
住了手機,顫顫巍巍的在上面輸入信息。一旁的壯漢見此終於松了口氣,也連忙
發動汽車開向機場,還好車子剛出來沒多遠回去也快,不過同樣也更引人懷疑就
是了。此時的光頭壯漢已經管不了這麽多,他下定決心,不管這票成不成都是最
後一票了,之後自己就用這些年攢下的錢,通過自己早就找好的退路搬到澳大利
亞去,快快活活的過完下半輩子。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