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女教師的課后輔導(4)

女教師的課后輔導(4)--成人文學

鼓著腮幫子,隨身包持久延時濕紙巾光是如此來回的撩著裙子,就足以使她氣憤不已。

    剛才爲了能夠和那知單獨相處,故意不顧郁子訝異的眼神,以及中斷了原先愉快的用餐,假藉送自己學生回家的名義,這些種種無非是等待著這男人的愛撫。

    但是此時在開著車,對美穗而言感到恐懼。因此她極欲遮掩往露出的大腿。

    “不可以……把手放回去……”

    那知提高聲音制止。

    “可……可是很奇怪……這樣子!”

    “那里奇怪!”

    “有這付模樣在開著車的人嗎?”

    “可是我喜歡啊!老師的大腿,看起來是這樣秀色可餐,鮮嫩可口呢!”

    美穗握著方向盤手掌滲出了汗水。

    “這樣穿著衣服,而裙子被撩起的模樣,看起來是何等性感。老師你覺得如何?”

    “我覺得好難爲情!”

    “是嗎?那好極了,老師我喜歡你羞答答的模樣。”

    “……”

    “覺得怎樣?”

    美穗的大腿一邊被撫摸著,那知一邊把它卷得更上去。

    “我……我不知道……”

    “那好,我再讓你更羞怯些。”

    那知用雙手將裙子靠近大腿內側處一把掀開來。

    “啊!”

    沒穿內褲的臀部露了出來,碰觸到冰冷的椅墊。

    “如何?老師……”

    “你……你太過份了……”

    “不過……很性感呢!”

    那知摸弄著她白嫩的臀部,一邊親吻著她那躲在秀發后的耳朵。

    “嗚……”

    美穗一時閉上了眼睛,踏著刹車皮的膝蓋頓時沒了力氣。

    那知的舌頭在耳邊遊移著,一邊伸手揉搓著她的胸部,撥開她的鈕扣,將手伸入內衣里面。

    “我喜歡你……美穗……”

    第一次被叫著自己的名字,美穗不禁一陣陶醉之感湧上心頭。

    “好危險啊!那知……連死也願意嗎?”

    “是的……如果能和美穗一起的話。”

    那知的指頭揉搓著罩杯內的尖端,同時將舌頭伸入耳朵里面,美穗在紅燈前停了下來。

    “那……那知……我喜歡你……”

    美穗呻吟著喃喃低語,手環抱著那知的頭,湊上她的唇親吻著那知。

    舌和舌的交終連結,火花在口腔內迸裂開來。

    此時剛好前方的人行步道上,印度神油陰莖增大持久按摩精油有三個像薪水階級的人們經過,往車的這一方瞄了過來。

    美穗雖也有注意到他們異樣的眼神,但是她體內的熱情激動,已經令她無法克制這種沖動的行爲,而且情緒亢奮已到極點,越發使得她緊緊的吸吮著那知的舌頭。

    此時右側的敞蓬車上,有二個像學生般的年輕人探出頭來,一邊向他們吹著口哨。

    他們應該是看不見她被撩起的裙子,大腿的部位。但那知故意大力地揉弄著她的胸部,他們應該就是探出頭來偷看這一幕好戲吧!

    在眩暈的羞恥和亢奮的情欲之中,美穗被點燃的官能已完全淹沒了她的理性,仿佛已成了欲火的俘虜。

    年輕人看得津津有味之余,還丟了一句話。

    “可別太過火,待會發生車禍死掉可劃不來。”

    說完,就發動車子跑了。

    兩人的唇終于稍微地放開,美穗對自己大膽的行爲忽地意識到,頓時面紅耳赤。

    “啊!”

    正欲發動車子之際,yīn唇又被那知撫弄者,美穗大叫一聲,急忙踩住刹車,幸好后面沒有來車。但是人行道上的行人有不少人,都轉過頭來觀望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好好地開車吧,美穗老師,我們可以快點回家,好好做愛。那里一個人也沒有,你愛怎麽樣就怎麽樣!”

    那知在她的耳邊喃喃低語,男性增大增粗外用陰莖保養油美穗微微地點點頭,說得一點也沒錯,但是已經幾近瘋狂的身體,那堪得那知這樣的愛撫。

    “哇塞!好濕呢!”

    “嗯……”

    已經無需強作辯解了,溢出的蜜汁早已沾汙了汽車的座墊了。

    那知把他yīn莖拉出來,然后另一只手特地伸入美穗白嫩臀部的中間,刺激著她的肛門。

    “屁股有感覺嗎?”

    “嗯……不過也不太清楚……”

    “如果不喜歡就作罷……”

    “不……可以的……覺得舒服!”

    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亢奮,美穗胸中跳動得厲害。尤其再瞧著那硬挺yīn莖,更是像失了魂魄的女人似的,完全喪失了理性。

    那知的手指貫穿入肛門內,美穗的二雙長腿顫抖著。

    尤其是yīn唇的感覺更強烈。平時只被丈夫觸摸的肛門,由于已被那知的肉體侵犯過,因此此時的感受自是與往常不同。

    美穗不時斜眼去瞄往那知的yīn莖偷看著,雖不能盡興的看個過瘾,但又忍不住心中的沖動。

    此時那知的唇也不安份地在她的頸間、臉頰遊移著,左手揉弄著胸部,右手則深深地插在她的肛門內。

    按著又是一個紅燈,已經按耐不住了。

    她左手伸過去撫摸著那知的大腿,眼睛直視著前方,找尋著那知的yīn莖,就在握住的那一刹那,感觸到那種熱度和硬度,幾乎要哭了出來。

    “老師,你在握yīn莖?”

    美穗一時之間才回過神來,對于自己正在做的這種大膽行爲和非道德性感到羞愧萬分,但是她又無法對那知的yīn莖立刻放手。

    “你喜歡嗎?”

    “嗯……大概……”

    “你想要嗎?”

    “嗯……是的……”

    她出乎意外的發出嬌嗔聲音回應著,印度壯陽藥但是她又說不出這樣露骨的話兒。

    “這樣握著也好嗎?”

    “嗯……不……不……”

    美穗吞吞吐吐地不敢說得明確,手握的同時,yīn莖的溫熱鼓動在身體不斷地騷動。

    “這……我想……親吻……”

    不知何時看yīn莖看得出神的美穗,竟不由得張開了口。

    “你忘了嗎?我身體的全部都是屬于老師的。”

    “啊!”

    美穗已不顧自己爲人妻的衿持,彎下身來,趕快地將唇湊近yīn莖的前端,理性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像火焰般溫熱的yīn莖,在唇內好似要被溶化般的,泛起一陣快樂的波濤。

    “喔……喔……”

    美穗發出妖媚的呻吟聲,整個yīn莖的前端已被她的唇包裹住。從鼻端到眉間都感到一股興奮、愉悅。

    美穗用柔軟的唇,吸吮著,還慢慢地來回滑動,整個舌頭、喉部、甚至下颚,都像噴滑著火焰般地滾燙。

    “人行道的燈號已變了。”

    “嗚……”

    雖然聽到那知這麽說,但一時之間實在不肯放掉這可愛的yīn莖。

    背后的車子開始按著喇叭。

    美穗依依不舍猛然抬起頭來,非得快點回到家不可,因爲她好想盡情地吸吮著yīn莖呢!

    就這樣車子只要有停下的片刻,美穗便彎下上半身,將唇覆蓋其上。

    “啊……啊……”

    和平常不一樣,此時總覺得紅燈怎麽忽然變得如此短促,被車子的喇叭聲一聲聲催促,她急忙又發動起車子。

    就這樣到回家爲止,總共車內斷續地做了十五次以上的口交,但是並沒有因此就得到滿足,反而因一次又一次被中斷,欲情在體內不斷累積,威而鋼的副作用及注意事項反而使全身的官能更達到極限。

    本來從旅館出來之時,身體似乎已有一刻也不容等待的喉急,而當車子開入高冢家的車庫內時,欲情的火焰更是已升高了數倍。

    “到家了……美穗……”

    美穗似乎也不清楚自己到底開到那里了,她腦海中現在僅有的只是剛才口腔所帶來的亢奮及欲情而已。

    “現在怎麽辦?”

    “隨……隨你喜歡!”

    美穗已滿心期待。

    “你想怎麽辦,可得說清楚,你不說我就什麽也不做。”

    “嗚……啊……這個……那就吻我……”

    “光親吻就可以嗎?”

    “不……不……還要摸我的乳房……你吸吮它……”

    “然后呢?”

    “這個……還有那里……你愛那里……”

    “那里?”

    “就是那里嘛!”

    “到底是什麽啊!”

    “就……就是陰……陰部啦……”

    從生下來到現在,第一次從自己的口中說出如此卑賤的字眼。

    “陰部而已嗎?”

    “還……還有屁股……還有我的肛門。”

    溢湧而出的蜜汁,已沾濕了肛門的部位。

    “這樣子就是全部了。”

    “所……所以……怎麽樣都可以……只要和那知在一起,怎麽樣都舒服……不論是陰部……肛門……隨便你……粗暴一點……粗暴一點也無妨……”

    美穗瘋狂地大叫。

    “我要下車了……美穗……”

    從助手席走下車的那知,從車庫旁邊的倉庫中拿出背包,站到美穗的前面。

    “快點將衣服脫下,別在我面前,讓我看到你再穿這樣不起眼的衣服。”

    “嗚……是……是的……”

    美穗看到那知銳利的眼神,大腿不覺興奮得直打哆嗦,趕忙將上衣,連內衣及裙子一起脫了下來。

    現在她的身上只剩下吊帶褲襪及高跟鞋。

    美麗而滿鼓脹的胸部,坦露在自己喜愛的男人面前,下體處不斷地湧出溫熱的蜜汁,甚至滲到大腿處。

    “想不想戴上這個啊!”

    那知從背包拿出狗的項圈,故意詢問著她,美穗屏息著才慢慢地說:“嗯……嗯……”

    嘶啞著聲音回答著,上了鎖的項圈,套在脖子上的同時,胸部、股間有一股既痛又甜蜜的戰栗。

    “頭發解開來,讓我好好看看!”

    美穗拉開頭后的發帶,硬不起來吃什麼甩甩頭,波浪的秀發立刻垂落至肩膀及胸部。

    “好美美穗……我要好好淩虐你……”

    那知把她的頭發撥到背后,美穗伸出手去抱著那知。

    “還很濕嗎?”

    “嗯!”

    美穗的胸口跳動得很厲害,她大力的點著頭。

    “我用手指確定看看。”

    “啊!”

    她的雙眼迷蒙,凝視著那知,那知的手慢慢地往她的下腹處遊移,他撫摸著她的下體毛,再探往下面的yīn唇部位。

    “嗚……”

    美穗的腰部都扭動了起來。

    “覺得怎麽樣?”

    “太爽了……”

    “讓我看得清楚點。”

    美穗用另一只手,慢慢地張開她的yīn唇。

    “我看不太清楚,還是讓我聽聽聲音。”

    “啊!”

    美穗的手指再次探入濕滑的yīn道口內,在那里進出抽動著。

    “嗚……”

    “啊……”

    美穗激情扭動著腰,發出惱人的叫聲,尤其是在那知的監視下這樣的看著自己搔動著的手指,玩弄自己的陰部,感覺更是強烈。

    美穗的喘息聲越來越大,下腹部的蜜汁像洪水般的湧出。

    “我聽不太清楚哩,美穗……”

    “嗚……”

    美穗故意大力地動作著指頭,從她的股間可聽到令人聽了都覺臉紅的聲響。

    “聽得到嗎?那知?”

    “啊……多淫蕩的聲音,現在摸你的乳房!”

    美穗的喉咕噜作響。她其實心里多希望馬上和那知的yīn莖結合。但被那知如此一說,美穗的身體已充滿了歡喜和欲情的火焰。

    “啊!”

    她兩手撐著雙邊的乳房,從下端緊握著。

    “這樣好嗎?”

    “嗯……不錯……”

    “如果覺得好,那你試著讓rǔ頭立挺著!”

    滲滿汗水的胸部,比起同性已經是令人既羨慕又豐挺的形狀了,即使不刻意玩弄,也不會有凹陷的缺點,早已是立挺的傲人姿勢。

    但是那知依然要求更加的立挺。

    那知說的話,陽痿ED人群創新高 男性健康不容忽視非得照著他的要求去不可。

    因此她開始拼命去揉搓著,但是已經立挺的rǔ頭,似乎無法再硬挺。

    “怎麽啦,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是不想和我作愛啊!”

    “胡……胡說……馬上就會硬起來。”

    “啊!”

    美穗說著,用手指大力捏弄著左右的rǔ頭。

    “啊……好舒服……”

    美穗扭曲著上半身呻吟著。

    “指頭要是起不了作用,那可以用舌頭啊!”

    “嗯!”

    美穗遲疑著,那知說的舌頭,無疑就指自己的舌頭。她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做過那樣的事。一想到自己做起那事的模樣,美穗立刻全身像火燒般的更加亢奮了。

    若是做了那種事,不就是脫星一般干的事!但是她們是不一樣的,那是她們的工作。

    而她卻是自己喜歡,情願這麽去做,而且自己既身爲老師又是別人的妻子,居然在比自己年幼的學生面前做這種淫蕩的行爲。

    她猶豫歸猶豫,還是低下頭用舌去舐著自己的乳峰,接著是rǔ頭的部位。

    “啊!”

    比想像中還要來得舒服,美穗開始陶醉在其中,她慢慢去含吮著rǔ頭的尖端。

    “嗚……嗚……”

    “美穗你的左手空閑著呢!”

    那知說著,美穗左手移往股間的部位。

    “yīn蒂也摸一摸!”

    美穗用中指觸摸著已充血的yīn蒂,熱盈盈的蜜汁不斷地溢流而出。

    “那肛門覺得如何?”

    美穗的食指深入yīn唇內,而中指則去貫穿肛門的部位。被刺激的肛門處早已被濕潤的蜜汁滲滿而變滑溜。

    如此被那知要求,做著這樣淫穢的行爲,對美穗而言,可是頭一遭的事兒,正因爲如此,3種人要小心.你的攝護腺可能會提早找麻煩刺激感就愈強烈。

    “嗚……挺起來了……”

    美穗急忙向那知炫耀自己努力的成果。

    “現在你讓左邊的rǔ頭也硬挺起來。”

    美穗點點頭,她用剛才相同的方法也去吸吮著左邊的rǔ頭,而右手的指頭則刺激著yīn蒂和yīn唇及肛門。

    “那知挺起來了哩!”

    “哇!美穗你的身體變得好性感……好淫蕩喔!”

    “啊……”

    被那知這樣深情地凝望著,美穗欣喜若狂。

    “穿上這個。”

    那知從背包拿出早上穿的緊身毛衣和超迷你的裙子。

    “你……你不抱我?”

    “我想和穿著這套衣服的老師作愛。”

    美穗聽話地接過裙子、毛衣。充滿著期待的把它們穿上。

    她想快一點和那知結合,現在美穗的腦海中只一勁兒地盤旋著這個念頭。

    “啊……啊……”

    “你來!”

    那知拉著套在美穗脖子上的項圈,走出了車庫。

    月光下,美穗全身發抖著,眼前是一片廣大無際和自己的家截然不同的院子,以前曾多次眺望,也曾多次來此拜訪的庭院,而此時卻被那知拉著項圈這樣的走著,真是作夢也沒想到。

    “美穗你是不是忘了什麽?”

    “……”

    那知看著她的大腿部位,美穗微微地皺著眉頭。

    “啊……啊……”

    她兩手將迷你裙的裙擺撩起,顫動著卷到腰上來,在夜風的吹拂下,更加使得露出的大腿、濕潤的yīn唇,以及臀部更加地火熱、亢奮。

    按著美穗也把毛衣卷起,露出二個乳房。

    “這樣子的模樣最適合老師!”

    “現在你變成像狗一樣的走路。”

    “嗚……”

    美穗充塞心中的激情,令她幾乎要暈眩過去。

    那知忽地往車庫方向回過頭去,他忽然聽到卡擦的聲響,但是他認爲大概是貓之類的東西,所以也就不再去看個究竟。

    美穗兩膝跪在地上,兩手按在水泥地上,支撐著上半身。和昨夜般像狗一樣的爬行,使得她心中泛起無限羞恥感。

    不過和昨天的羞恥感比起來,今天更加地強烈了。

    而事實上,人到中年做一件事就能降低八種癌症風險被套著項圈,在那知的面前這樣光著臀部和胸部,遊蕩在高冢家的庭院里,已使得她的欲情點燃到極點,身體整個充滿了異樣的情熱和喜悅的感覺。

    她自己也不清楚爲何會有這種感受,在渴望著性交的同時,她被那知這樣的支配,而且被這樣卑猥的命令著做如此下流的事,卻反而讓她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快樂。

    “好性感的屁股呢……美穗……”

    “啊……”

    光是這麽一句話,就令美穗高興得魂魄都飛到九霄云外去了。

    想到自己的身體能夠讓那知感覺興趣,而且如此地贊美,真是比什麽都快樂。

    因此美穗更加大力地、挑逗性的扭擺著臀部在草地上晃動著。

    “累嗎?”

    “不……不會……”

    其實肉體上真的已疲乏不堪了,從昨天就幾乎沒有休息的淩虐著自己的身體。

    雖然是作爲體育老師,但經過連日來的做愛活動,她的手腕、脖子、腰、腳都隱約地感到酸痛的存在,但是現在激情在前,已使得美穗早就把疲勞忘得一干二淨了。

    “你想不想做只雌馬?”

    “……”

    “今天晚上,就到此爲止吧!”

    “不……討厭……”

    對于那知如此冷淡的話語,美穗不由得拉高了嗓音。

    “我想要……做雌馬也好,你坐!那知……”

    “好吧!那我就坐啦!另外你給我繞庭院五圈,途中若是你昏倒了,那今夜就此作罷!”

    “嗚……可是……”

    正想要說話之際,那知的腰已靠在背部了。

    “好……走吧……”

    那知不客氣的在美穗的背上搖動著身體。雖然美穗的步伐不十分平穩,但還是邁出了腳步。即使是變成一只雌馬姿勢也好,能夠這樣的和那知互相接觸著身體,也著實讓美穗的胸口情緒高漲,鱷魚膏增大增粗陰莖按摩精油充滿了喜悅的波濤,藉著這份高昂的情緒,使得她終于完成了那知提出的五圈的要求。

    “我要獎賞你。”

    那知從她的背部下來,拉著項圈,讓美穗站起來。

    “隨你愛怎麽樣就怎麽樣吧!”

    “!”

    美穗陷入歡喜的沖擊中,連四肢都發抖。

    她幾乎要歡呼得大叫,伸手環住那知的脖頸,重重地押上她的唇,她已失去了慢慢吸吮的悠閑,而是瘋狂、貪婪的整個舌根都插入,卷繞著那知的舌頭,發出吱吱的聲響。

    現在已經不需要注意燈號的變換了,她可盡情的、開放的、無所忌憚的狂吻著。

    她一會兒把臉往右傾,一會兒向左倒,舌頭在那知的口腔中打轉著,盡情地吸吮那知唇內的每一寸肌膚。

    她真想立刻就和那知的yīn莖結合在一起,但爲了確確實實地感受這年輕的身體已完全屬于自己,她想用舌頭和指頭去愛撫這年輕的身體。

    她吸著他的二個rǔ頭,然后慢慢地遊移至下腹部,眼睛盯著他的下體,把褲帶解開來。

    一脫下他的長褲,立刻也把他的內褲也脫下來。

    看到眼前硬挺的yīn莖,美穗大叫一聲。她緊緊地握住根部,吸了一口氣,把唇湊上yīn莖的前端。

    “啊……喔……”

    喉嘴中不斷發出咕噜噜的聲音,她將滾熱的yīn莖尖端往自己的臉頰、上颚、舌的內外、喉頭摩擦著。

    爲了這讓自己發狂的yīn莖,美穗居然坦露著胸部、臀部,跪在那知家庭院的草地上做著這樣非道德的事,美穗雖十分清楚自己這種卑猥的行爲,但卻無法自制。

    “那知……我喜歡你……啊……”

    美穗顫抖著聲音,一面將自己豐挺的胸部,貼在硬直的yīn莖上揉搓摩擦著。

    全身的欲情猶如點燃的燈芯般,已勢在必發。

    “來!來!”

    美穗轉過身去,四只腳的爬行動物的姿態,把穿著超迷你裙的屁股翹得老高。

    濕濕潤滑的yīn唇和肛門好似故意捧在那知面前地呈現出來。

    “你想要我怎麽做呢?”

    那知就像一個國王一樣雄糾糾、氣昂昂地站著,低頭指向著擺出妖媚姿態的美穗。

    “你侵犯我……這已屬于你的屁股……還有陰部……”

    美穗高聲尖叫著。

    “只有陰部就好了嗎?”

    “肛門……肛門也要……還有我的唇……陰部……我的身體的全部啦……”

    美穗歇斯底里地狂叫呐喊。

    “嗚……”

    那知的手開始觸摸美穗滾熱的臀部,美穗全身開始猛烈地顫抖著。

    “我真的好喜歡你……美穗……”

    那知再次握著她的乳房,吻著她的耳邊、她的唇。

    被那知全身這樣地擁抱著,美穗幾乎要哭了出來。她的全身每一寸肌膚都被快樂的波濤淹沒住而有著亢奮的反應。

    灼熱的像鋼鐵般的yīn莖,終于從屁股的狹門滑落至yīn唇的入口,yīn莖一口氣貫穿至子宮處。

    “啊……啊……”

    而同時那知的手指,也在美穗的yīn唇和肛門摸弄著。

    那知開始擺動著身體。

    美穗跪在草地上,扭曲顫動的面貌往上仰看。那知一邊摸弄她的胸部,一邊吸吮她的耳朵。

    “啊……啊……”

    美穗像嗚咽般的叫聲,不停地響徹整個庭院。

    從那一天以后,美穗在那知面前就不穿內褲和胸罩,當然到學校去亦是如此。

    由于外面都還穿著衣服,所以別人也不會去注意到,但由于這是那知的命令,所以她也乖乖地去實行,因此美穗的身體即使沒有接受那知直接的愛撫,也幾乎一整天都呈現濕潤狀態。

    尤其是下課后在體育館倉庫、深夜丈夫熟睡之后在公園的密會,那份激情更是達到了巅峰。

    而心里對丈夫的那份愧疚,雖依然存在,但是現在的美穗已無法想像那沒有那知、沒有那知的yīn莖的生活。

    這話雖有些諷刺,但自從開始迷戀著那知的日子之后,中條的yīn莖似乎慢慢有恢複以往的威猛。

    本來一個月只有二次的性交,現在居然變成約二天一次的比例。或許這是美穗的身體對那知的yīn莖過分貪戀而來的移情效果吧。

    這樣的甜蜜日子經過好一陣子,有一天居然發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而露出破綻。

    那一天,因爲是第一天考試,美穗難得的過了中午就回到了家。

    “中條太太,我是八百正。”

    廚房門口的方向,傳來一個男人粗野的聲音。

    美穗訝異地走向廚房的門口。八百正是車站商店街一個賣菜的商人,經常到這一帶的住宅街走動。

    他尤其對高冢夫人禮貌周到,有時竟也會出現在婦人們的聚會中。

    美穗雖也知道他這個人,但由于平時在工作,雖然曾被拜托過,不過買東西,她還是順手在回家的路上,經由車站附近的超市購買覺得方便些。

    “來了!”

    美穗一走到廚房,就看到數年前剛死了太太,凸著大肚子的中年老男人。

    “承蒙照顧,真是感謝,因剛好路過此處,順便過來看看。”

    他一邊撫摸著剛剃過但仍顯濃密的腮胡子,這中年老男人用一雙色眯眯的眼睛打量著美穗的整個身體。

    “啊……真是難得,今天時間剛好來得及。”

    美穗只覺一陣寒意,露出淡淡的微笑。

    “那小子真是可惜啊,對了……太太今天你有穿著內褲吧!”

    “嗯?”

    “內褲啊!還是沒穿內褲?”

    “對……對不起……你在說什麽?”

    美穗覺得難堪之至,但那中年老男人從容不迫地從口袋中拿出內褲和白色的胸罩。

    “那……這些東西是誰的?”

    “啊……”

    一時之間也弄不清是怎麽一回事。

    “別裝糊塗了。我可是親眼看到的,上個星期天在高冢先生的車庫,太太和那知那小子在搞著呢!”

    “……”

    美穗臉上的血色全消失了,眼前一片眩暈,原來如此,那天晚上和那知做完愛,正要回家的同時,卻怎麽也找不到胸罩和內褲,她還一直以爲是那知拿走了。

    還有當自己被套上項圈,像狗一樣在地上爬時,車庫內傳來不知什麽東西倒下的聲音,那知也以爲是貓之類的動物。

    “太太雖身爲老師,卻十分的好色呢!”

    美穗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腰被觸摸到,這才回過神來。此時看到這中年老男人已走上廚房,靠近她的臉孔,盯著她看。

    “八……八百正先生……”

    “我想看看你是否沒穿內褲。”

    說著便不客氣地伸過手,要拉她的裙子。

    “啊……住手……”

    包裹住大腿處的白色內褲一下子被看到了。美穗很快地把裙子拉下來。

    這中年老男人不管美穗的反抗,只一勁兒地把她的身體壓在牆壁上,一只手摸索著她的乳房,一邊開始親吻著她。

    她努力掙紮著,想要大叫出聲。

    “太有趣了,你想要叫救命嗎?若是有人來了,我就告訴大家,你和那知干的事兒,怎麽樣!”

    “那不要!”

    一時之間松懈了力氣,若男人把手押在大腿上,撫摸著內褲上那成熟妩媚的那一部分。

    “嗚……不要……”

    下流的老男人的毛手毛腳,令美穗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你老實點太太……等一下若是高冢的太太來了,一切的事情就全敗露出來羅!”

    一聽到高冢夫人,美穗更是畏縮了,這狡猾的老男人詭異地笑著,他一邊揉搓著人妻的褲襪,一邊吻著她的唇頸。

    “你……你要對我說什麽?”

    “嘿嘿嘿……不愧是有智慧的美人老師。太太是在工作吧?想必積存了不少私房錢吧?”

    美穗好似看到一絲光明,回頭看著老男人的臉。

    “這……這,你要我付多少就會閉嘴不說。”

    “這個嘛……可以好好商量,對了……寢室在哪里?”

    “!”

    “你帶路吧,若是不要就算了……”

    “這里。”

    美穗不得已地帶他到二樓去。而此時老男人的手仍然盤繞在腰際上,尤其走樓梯時,還從后撩起她的裙子,撫摸著她成熟的臀部。

    雖然她想把手伸往后面把老男人的手撥開,但現在情況並不允許她這麽做,她只能屈辱的接受。

    進入二樓的寢室時,老男人終于離開她的身體。美穗很快的把裙子拉整好。

    “剛才說的錢,怎麽樣?三十萬是不是可以?”

    美穗心里笃定著,她認爲這麽多的數目應該可以打發他走。

    “我一次付清的。”

    “當然一次付清,再跟我睡一次即可。”

    美穗的身子往后退縮。

    “別羅嗦了,一次就都解決了。”

    老男人抓著她的二個手腕,他緊盯著美穗的臉。

    “我……我付五十萬……所以請放過我吧!”

    “不可以,若是你不要,我們就到隔壁去,把全部都抖出來,怎麽樣啊!”

    “不……不要……”

    “那……就乖乖給我抱!”

    “不要!”

    突然兩頰被像熊一般的大手毆擊。

    “敬酒不吃,你吃罰酒……哼……”

    頭、頸、臉忽地受到一陣沖擊,美穗呆立在那里。

    “不是告訴過你,就一次而已,我什麽也不會說,怎麽樣……”

    “是……是……”

    美穗吞吞吐吐地應聲。

    “這邊來!”

    老男人把美穗拉到床邊,自己先坐在床上。

    “現在,你先把裙子拉上來,就像前一天晚上一樣。”

    “……”

    “嗯……時間還有的是,可以慢慢來。”

    美穗咬著唇,兩手放在兩側的裙緣,看來是逃不了這惡運了。

    一次而已。若是一次就可以遮人耳目,也就算了,那就快點結束,她自言自語,一邊慢慢地把裙子拉了上來。

    老男人露出二個賊眼,仔細地慢慢地看著這二條害羞而緊靠的大腿。

    “真是太性感的大腿,嗯太太!再撩上去點。”

    “嗚……”

    美穗皺著眉,用顫抖的手慢慢地拉上裙子,光是拉上裙子,被看著大腿和內褲的行爲,就足以讓人羞愧萬分。

    色鬼老男人看得目瞪口呆。

    “再……再上去點……”

    美穗一口氣地把裙子拉到腰際上。

    只見臀圍的內側,包裹著渾圓的臀部曲線,白色的內褲緊貼其上。約有六英寸的布料,繡著精致的蕾絲,襯托著美麗的肉體更加引人注目。

    “一直都穿白色的內褲嗎?”

    “嗯?”

    “不穿黑色的嗎?”

    “有時候穿。”

    “真是棒透了的身材呢!太太……”

    老男人舐舐舌頭,詭異地笑。

    “自從太太搬來之后,我就一直著迷于你,就算一次也好,能夠和像太太這樣成熟妩媚的女人做愛,可是我夢魅以求的事兒。”

    老男人的手伸了過來,握著她露出的大腿內側。

    “啊!”

    “你給我安靜待著!”

    老男人大力地壓著她的屁股,任意地撫摸著她的大腿,甚至用中指在白嫩的臀峰上來回揉搓。

    “咦!”

    老男人似乎有些迫不急待的開始伸手去拉扯內褲的邊緣,一直拉扯到大腿的一半了。

    “啊……”

    美穗出于本能的用手要去遮掩下腹的陰毛。

    “不是告訴過你,乖乖的別動!”

    “可……可是……”

    美穗環視著寢室。雖說沒有半個人,但大白天在自己的家中,站著的賣菜商人,直沖沖的將性器官對著她,實在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那麽就不穿內褲,咱們到隔壁的太太那里去打招呼,告訴她你就是用這陰部去勾引她兒子的,如何?”

    “嗚……”

    美穗把臉別過去,再次又把裙子拉到了腰際。

    “這就是太太的陰毛嗎?”

    老色鬼靠得更近,用粗胖的指頭去撫摸著。

    “腳打開。”

    “請……請讓我洗個澡。”

    “不行……不可以。這太可惜了,好不容易可以好好嗅一下太太身上的氣味。”

    美穗打從心里覺得厭惡。

    一樣是性愛,但總覺得這個家夥實在是令自己無接受的臭男人。

    她露出苦悶的表情,無可奈何的張開腿。

    美穗閉上眼睛,避開老色鬼緊粘不放的眼神。

    “嘿……嘿……嘿……太太的陰部看來是這麽的漂亮,絲毫沒有因爲已爲人妻而破壞了完全的形狀,真不賴……”

    老男人盯著她的陰部猛瞧,一付要吞下它的樣子。

    “嗚……”

    老男人的厚唇,已覆蓋在陰部的肌膚上。

    男人嗅著這人妻老師的體香,全身的血液好似要燃燒般的沸騰著。

    “這就是美人的陰部嗎?味道好極了,真令人受不了!”

    八百執拗地吸吮著,他用舌壓著yīn唇,狂亂地去親吻。

    他一向被傳聞是精力無窮的色鬼。聽說還曾經趁買菜、雜貨之藉口,利用男主人不在家之際,侵占過無數太太的肉體,當然容貌和年齡是沒幾個上等人材的。

    唯有中條美穗,大概是他所看過最令人贊羨的的一位吧。即使不脫衣服,光是那包裹著衣服的身體曲線,一眼也能讓人想像得出那誘人的身體。

    而且和平時他來往的中年主婦不同的是,美穗透露著一股高雅和成熟美,而且兼具爲人師的那份美。

    “太太你站著,把衣服都脫光……”

    老男人一邊命令著,自己的衣服也剝個精光。他的下腹突出,像個大水桶,而四肢卻出人意外的長滿了深色毛發。

    美穗拿下胸罩,脫了裙子,急忙用兩手想遮掩住胸部及下腹處。

    “讓我好好看你的身體。”

    老男人撥開她的雙手,欣賞著美穗均勻的身體曲線。從沒生過孩子的身體,不但保有美麗的曲線和肌膚,同時更有一份成熟美,令人無限贊歎。

    “身材棒透了,真羨慕你老公呢!”

    老男人開始一邊向她的耳朵里面吹著氣,一邊用他粗胖的手指揉捏著她的胸部,另一只手的五根指頭則巧妙的在yīn唇內深淺進出。

    老男人或許年齡上的關系,加上有過無數女人的經驗,似乎很能抓住女人的弱點,他的愛撫技巧,似乎有著恐懼中帶著新鮮而強烈的感受。

    “啊……啊……”

    美穗拼命地咬著牙忍耐著不發出呻吟聲,但是肉體已感覺到那份刺激,rǔ頭慢慢地挺立起來,而yīn唇的蜜汁也沒有間斷地流出,濡濕了整個陰部。

    “把手撐在那里……先從背后來。”

    比那知還粗大的yīn莖,像火一般的貫穿美穗的肉體。

    美穗的體內突然有一股興奮感産生。老男人的yīn莖更猛力地在動作著,他的技巧純熟而老練。令美穗的下部不由得湧出如泉水般的蜜汁。

    “覺得舒服嗎?太太……”

    “哇……好濕呢?你和別人作愛也一直都這麽熱烈、這麽濕潤嗎?”

    美穗皺著眉,她恨不得立刻死掉般的羞愧不已,越是如此,身體更加有熱烈的反應出現。

    “嗯……真令人受不了……”

    老男人發出像野獸般的聲音,開始猛烈的反擊,他的yīn莖正像小型戰車似的,在美穗的陰部內勇往直前。

    考試結束的當天,美穗在郊外的一家餐廳守著那知。

    四天前被八百正侵犯了身體,也照約定彙了三十萬圓,該是和那知作一番了斷的時候,她心里暗自決定著。

    和那知的戀情的確是吸引人的,現在她到學校去已不穿內褲了,而且只要和那一見面,身體立刻有股因害羞而産生的濡濕,尤其一想到,今天要見面,陰部的濕潤從早上以來就未曾中斷。

    但一想到八百正的事,她的心里就會有很大的不安。

    即使和中條分手也無所謂。反正自己是一個人又是老師,獨自生活是沒有問題,而且或許如此一來,便可正正當當和那知來往了。

    只不過中條就太可憐了,他並沒有錯。只不過碰上車禍后就一直時運不濟,但最近他的性能力似乎逐漸回複中,而且比以前更愛著她。

    但是此時若那知站在她面前,她也沒有自信可以一口回絕那知的。

    “讓你久等了。”

    一個女人的聲音,令美穗訝異地抬起頭,高冢郁子不等她的回答,自顧自的一股兒坐在對面的椅子上。

    “啊……這……”

    “有什麽吃驚的,是不是做了什麽虧心事啊!”

    “沒……沒有……不……過爲什麽……”

    “我是受那知拜托的,雖已和老師約好見面,但突然發燒,所以要我來告訴老師一聲。”

    “是發燒嗎?”

    “那知爲了這次的考試好像十分用功,所以我想可能是太疲勞了,我想是不是可以請老師撥個空到舍下來坐,那知一定會很高興的。”

    “啊……”

    美穗正遲疑不前,郁子已經拿起帳單,站起身來,走向出口。美穗慌忙地追上去。

    “那應該是我來付的。”

    說完搶先付了帳。

    就在美穗開車回途中,郁子然變得和藹可親起來。她甚至以爲是不是自己以前誤解了她。

    到了高冢家的大門前,卻看到八佰正的小型貨車也停在那里。

    “啊……八百正先生也去貴府嗎?”

    美穗停好車,進入大門時,不安地詢問道。

    “啊……可能是停個車,到附近去吧,怎麽回事?”

    “沒……沒什麽……”

    她急忙搖搖頭。

    但是美穗心里有種不吉祥的預感卻是一絲也抹滅不掉。

    “要不要喝杯紅茶?”

    不久郁子倒好茶,在美穗前面放了一本薄薄的相本。

    “照得蠻不錯的,要不要看看!”

    美穗翻開了桌上的相本。

    定睛一看竟是一個女人的裸體,那不就是自己羞人的影像,不禁心中一震,原來這就是那知當初強暴她時所照的照片。

    身爲教育著,是不是有些不知廉恥。

    郁子的聲音猶如晴天霹雳的打入美穗的胸中。

    “我非告到教育委員會,不!應該是藥房局才對,讓大家知道,你是何等下恥的老師,披著教師的假面具的女狐狸、惡貓!不!母狗一只。”

    和剛才和藹的態度完全一百八十度不一樣,郁子用一種輕蔑的表情,看著美穗的肢體。

    “等今晚我老公回來,就和他去辦手續,還有也得告中條先生才是!”

    “等……等一等……”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