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表哥

表哥--成人文學

(一)童年的幻想

我的外公家是一個大家族,性無能的微兆我的舅舅一直和我的外公住一起,而我的幼年也
是在外公家渡過的。即使後來另立新家,每天也都是在外公家蹭兩頓飯,中午在
外公家午休,我們那個家只是晚上睡覺的窩。

別人認為我父親是個上門女婿,我也這樣認為,至少在我們家,我媽說一,
我爸從來就不說二。

表哥是我舅舅的獨子,大我六歲。

因為父親忙工作,母親沈迷於麻將,其實我是在表哥的照顧下長大的。他不
僅陪我玩、給我補習功課,有時候我的學習不好,表哥會訓我,我就哭著去找我
媽告狀,舅媽知道後就會教訓表哥,表哥就會不理我。但過不了多久,我又會纏
上表哥,因為除了表哥,家裡沒人會陪我玩了。

我小時候,電視和電影都非常無聊,紅色的鏡頭充斥著大家的視野,男性性功能檢查與治療介紹自然,
這些電影裡面少不了女共產黨員受虐待刑訊堅貞不屈的描寫。因為電影裡面的人
似乎根本就不會喊痛,那時我也不懂得那樣會很痛,反而覺得很好玩。

從很小開始,心中就是有被吊起來狠狠抽打的衝動。小時候我竟有個奇怪願
望,希望大了做個女共產黨員,落入敵人手中,無論敵人怎樣逼供也絕不叛變。

八歲暑假的一天,只有我和表哥兩人在家,表哥說要玩綁壞人遊戲,我很高
興就答應了。

表哥先讓我綁他,我哪裡會綁,他一下就弄開了。然後是他綁我,只是用塑
膠包裝繩在我身後簡單的綁住了我的雙手。表哥叫我掙紮,我無助地掙紮,但弄
不開。

真實的捆綁和想像中不一樣,越掙紮繩子就綁得越緊,手腕都勒痛了。大概
過了不到十分鐘,我就「嘩啦啦」的大哭起來,嚇得表哥趕緊幫我鬆綁。

「對不起,痛嗎?」表哥來安慰我。

我慢慢停止了哭泣,想起來其實不很痛,男人不夠硬吃什麼因為弄不開才哭的。

「不痛了。」

「不要告訴大人,知道嗎?」

「哦!」

等中午大家聚餐時,母親問我今天上午玩什麼,「我和表哥玩綁人,表哥很
厲害,我綁不住他,他把我綁住我就弄不開了。」我得意地說了出來,把表哥的
告誡拋到九霄雲外。飯桌上的氣氛馬上就不對了,大家都不說話。

現在回想起來,按照舅舅的脾氣,表哥事後一定挨了訓,以至表哥很長時間
都不再理我。

我很懷念第一次捆綁的感覺,而且有了迫切再玩一次的期望。我纏著表哥要
再玩捆綁遊戲,表哥說:「不來了,妳會告訴大人的。」

「這次我不會再說的。」

「妳發誓。」

「我發誓。」

「不許哭,受不了就說。」

「我保證不哭。」

得到我的保證後,表哥把我的手扭到背後,用電視中的五花大綁把我綁在凳
子上,又把我的腳綁一起。他綁得很輕,綁好後表哥就把我扔在一邊,自己去做
功課。

剛開始,我感到心裡特別舒服,樂威壯的成份與效果但僅僅過了一會,手就開始有些發麻。

「表哥,我的手麻了。」

「堅持一會,我的女英雄,才一刻鐘。」

我想是啊,綁個十五分鐘就受不了,還做什麼女英雄?!然而身體偏偏不爭
氣,發麻的感覺傳遍手臂,然後變得刺痛,我想掙脫,但越掙紮繩子就越緊。我
開始呻吟,哀求表哥,眼睛中又忍不住有了淚花,表哥就把我放了。

然而,一旦鬆綁,被捆綁的滋味就會變成美好的回憶,只要一有機會,我就
會讓表哥再把我綁起來,但每次綁一會,就又會向表哥求饒。現在回想起來,真
是美好的童年。

我想,我太怕痛了,當陽痿與身體這幾種情況同時發生時要小心這輩子都不會成為女英雄,就只能跟表哥綁著玩了。

(二)花季

我的發育期來得很早,十一歲月經來了,而且身體已經長到1米6。

表哥開始和我拉開距離,不再和我玩捆綁遊戲。而這時,社會已經不是我童
年的社會,紅色經典已經沒有人看了,港台片和日本漫畫鋪天蓋地的襲來,在大
家傳閱的口袋書中,我第一次看到了做愛。

晚上做了一個奇怪的夢,表哥把我綁起來,突然開始親我,脫我的衣服,我
能清楚地感受到表哥在搓揉我的乳房,好舒服!在表哥要拉下我的內褲時,我突
然驚醒了,才發覺自己的內褲有點濕,陰蒂變得從來就沒有的腫大。

為什麼會夢到和表哥做那種事?我心裡非常恐懼,難道我想和表哥那樣?

經過幾天不安後,心裡逐漸平靜:「沒事的,只是一個夢」。

不過幾個月後,那個夢又重現了,從年輕時就要保養避免攝護腺肥大提早報到還是被表哥綁起來脫光衣服,表哥的親吻
與撫摸是那麼舒服。突然醒來,開始責怪為什麼好夢這麼快醒?

我想,每次做這種夢都是因為白天看了色情的東西,為了更多的能進入這個
開心的夢,我開始主動去尋找這些東西。

夢到表哥的次數越來越多,有一次夢到了全家人和同學老師們都在場,表哥
把我脫光了吊在了家中的葡萄架下用鞭子抽打,打得遍體鱗傷但卻一點也不痛,
還很舒服,感到了說不出的興奮。

終於等到了和表哥單獨在家的機會。

「不好玩,」我扔下任天堂電視遊戲機的手柄:「不玩了。」

「妳想玩什麼?」表哥問我。

「玩綁人遊戲吧!」我說:「表哥,我要綁你,你也很久沒有綁我了。」

「那是小孩子玩的,妳長大了。」表哥的神情有些緊張。

我知道他在撒謊:「誰說長大就不能玩了?我就要玩!」

「先綁誰?」表哥拿出一捆棉繩。

我把手背在身後,說:「先綁我吧!綁緊點。」

「妳就知道嘴硬,當心一會哭鼻子。」

「我已經長大了,不會哭的。」

表哥把我的手背到背後捆住,再在我胸前上下各繞了兩道。

『日本漫畫的綁法。』我心中想:『原來表哥也看口袋書。』

表哥的手不小心碰到一下我的乳房,我就有一種觸電的感覺。跟著表哥又把
我的雙腳綁住,繩子勒得有點緊,我的呼吸有點急促,高血壓硬不起來被繩子勒起來的乳房微微
起伏,表哥的眼睛一直在盯著我的乳房,讓我覺得自己像沒有穿衣服似的,看得
我滿臉通紅。

「表哥,你在看什麼?」

表哥沒回答話題,一轉道:「是不是太緊了?」

「很舒服。」我靠在了表哥懷裡,表哥也摟住了我。

「你為什麼半年都一直在躲著我?也不跟我玩綁人遊戲了。」

「小霜,妳長大了,別人會說閒話的。」

「怕什麼?這是我們的秘密,不會有人知道的。表哥,你喜歡綁我嗎?」

「喜歡。我經常想綁妳。」

「我也喜歡被你綁,真的。」

我突然親表哥的臉,表哥也回親了我。我們沒有說話,也沒有做別的,就靜
靜地相擁坐著,偶爾親一下,用頭蹭一下。我很渴望表哥撫摸我的身體,我想表
哥肯定也想,但他是我的表哥,他始終是我的表哥。

直到中午家人快要回來,表哥才給我鬆綁。

後來表哥跟我說:「我們永遠是兄妹。」我們也不再玩捆綁遊戲了。

如果說每個少女都有夢想,我的十一歲夢想就是表哥不再是我表哥,45歲是男性代謝症候群分水嶺.我要嫁
給他,讓他綁我一輩子。

(三)雨季

我十二歲那年,表哥十八歲,考上了北京的大學,即將離開,才上初中的我
註定要和表哥分離。

父母單位的公費旅遊,我被寄宿在外公家。想到就要長時間見不到表哥,這
種思念讓我作出了一生中最勇敢的決定。

深夜在外公和舅舅都睡著後,我拿著藏好的繩子溜進了表哥的房間。

「妳幹什麼?」表哥嚇了一跳,輕聲問我。

「表哥,過幾天你就要走了,我想你再綁我一次。」

「妳瘋了?家裡人都在,知道了怎麼辦?」

「他們都睡了,綁一會我就回去睡覺,他們不會知道的。」

表哥其實也很想綁我,他接過繩子,我坐在床上,他綁得很緊,繩子深深地
陷入我的手臂。

綁完後我就躺在了床上:「把燈滅了,我們來說說悄悄話。我們都必須說真
話,不許撒謊。」

剛開始,我們睡得很開。

「表哥,降血脂猛吃麥片恐增加痛風風險你知道嗎?我經常夢見你。」

表哥把我緊緊摟在了懷裡:「小霜,我也是。」

「我喜歡你,表哥。」

「我也很喜歡妳,但我們是兄妹。」

「我知道表兄妹不可以結婚,但就今晚,請你忘了我是你的表妹,好好地愛
我。就一晚。」

表哥撫摸我身體的手就像一道暖流,流遍了我全身。他親我的耳垂,搓揉我
剛發育的乳房。

「表哥,掐我一下,我想知道是不是在做夢。」

「嗯。」表哥掐了我大腿一下。

「太好了,不是夢。」

「能讓我再掐幾下嗎?」表哥問。

「只要表哥高興,怎樣掐都行。」

「妳就知道嘴硬!」表哥用嘴巴堵住了我的嘴,毫不留情地掐我全身,有些
痛,但有說不出的興奮。

表哥脫下褲子,亮出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男人的性器,沒想到是這麼
醜陋。

「張開嘴,」表哥把陰莖塞到了我的嘴裡,有點帶鹹腥的味道:「舔它。」

我跪在表哥面前,吃力地舔他的陰莖,很快,鹿齡集酒 壯陽補腎 自製藥酒配方表哥的陰莖有了異樣的抽動,
一股黏稠微酸的液體噴到了我的嘴裡。

「對不起,吐出來吧!」

「不。」我很倔強地硬把精液咽下。雖然很難喝,但也許這輩子就只有這樣
一次。

「該換妳了!」表哥把我的睡衣拉起,露出我大半身體,又把我的腿張成M
字形,舔我的下陰。

他舔得好舒服,我忍不住輕聲呻吟,「不能喊!」表哥把枕巾塞到我嘴裡,
一邊撫摸我的身體,一邊舔我的下陰。

沒想到身體無比舒服,性愛竟如此美好,我爽得渾身輕飄飄的,好像要飛到
了天上去,下體不斷有好多水湧出來,終於明白了高潮是什麼。但表哥不知道我
已經到了高潮,繼續舔,我的身體又有了反應,幾次高潮下來,幾乎要虛脫了。

表哥拿掉我口中枕巾,問:「怎麼樣?舒服嗎?」

我喘著氣說:「快要死了。」

我們都已經精疲力竭,表哥讓我的繩子鬆了一點,但沒有打算放我,我也沒
有想鬆綁的意思。我們都沒有睡覺,就這樣聊天直到天快亮,我才偷偷溜出表哥
房間。

越是幸福,失去就越是傷心。表哥的離去讓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中,十二歲
那年,除了永生難忘的那個晚上,就只剩下無盡的傷心。

(四)替代品

表哥走了。

我曾經以為此生能和表哥做一次愛就足夠了,得到後,才知道自己是多麼幼
稚,得到後只會讓人更想得到。

表哥給我保留了處女之身,但我早就沒有了處女之心。表哥走後,我學會了
自慰,自慰只能讓人短時間滿足,身體的慾望卻越來越強烈。我慢慢學會往陰道
裡塞東西,先是棉花條和手指,後來是火腿腸。

一天晚上,我把小黃瓜塞入陰道,帶出血來,我哭了。我憎恨自己的貪婪,
我的處女之身應該是表哥的,現在卻廉價地賣給了小黃瓜。

我很感謝那天晚上的麻繩和枕巾,不是它們,我會掙紮、會退縮,我不可能
得到那種超人的快感。但沒有表哥在,我只能做一些簡單的自縛,能提高自慰的
快感,卻完全沒有那種受虐感覺。

表哥在大學裡寫信告訴我,他有女朋友了,勸我找個男朋友,忘了他。

一年後,我交了第一個男朋友。他沒有給我留下太好的印象,一次放學後在
教室裡親吻被教導主任抓住了,他哭著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我毫不猶豫
地和他分手了。

十五歲,我有了第二個男朋友。我跟他談戀愛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氣質和
樣子都有點像表哥,我對他是滿意的。

我告訴他,我不喜歡和很多人在一起。我們兩個總是到郊外人少的地方單獨
約會,我身上永遠帶著一根繃帶,等他提出綁我。

終於有一天,他問我:「能把妳綁起來嗎?」

我有些走神,他在我眼裡怎麼突然成了表哥?

「就是綁,我保證不做壞事。」他說。

「好吧!」我把手放在了身後,我等他說這句話已經很久了。

他綁得並不重,僅僅把我的雙手綁在身後的小樹上,但這已足夠了。失去自
由以後,身體變得非常的渴望,陰部幾乎是瞬間濕透了,我的嘴唇需要人親吻,
全身都想要撫摸,陰道裡需要東西去充實。我是多麼渴望他侵犯我的身體,他卻
只是安靜地坐在我的身邊,摟著我,和我聊天,就此而已。

我回到家,躲在房間裡哭泣,綁起自己瘋狂地自慰。

曾經那麼喜歡表哥,卻那麼渴望讓別人強姦自己,我恨自己的淫蕩,用一件
件能塞進去的東西折磨自己的陰部,直到痛得不能再塞任何東西。

「表哥,你什麼時候回來?」

隨著年齡的增長,慾望越來越強烈,非常渴望異性的撫摸和進入,我真怕自
己等不到表哥回來的一天。

(五)強姦表哥

暑假,表哥終於回來了。

每次表哥回來,都更加成熟、更有男人味。

「我考上省重點高中了。」我告訴表哥這個消息。

「慶祝一下。給妳買個獎品?」

「我什麼都不要,三年了,就和我再玩一次捆綁吧!」

表哥猶豫了一刻,答應了。

家裡沒有別人,「讓我先綁你好嗎?」我拿出麻繩,說:「一會你綁我,就
像小時候一樣。」

「好。」表哥沒有拒絕。

我把表哥四肢牢牢的綁在了床上。

「小霜的捆綁技術好了得呢!我都弄不開了。」

我伏在表哥身上,慢慢地撫摸表哥的陰部,感覺到那裡有一個東西在漸漸變
大、變硬。

我輕聲地說:「表哥,對不起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表哥面前我沒有跟別的男人在一起的矜持和羞恥感,我解
開了表哥的衣服,拉下表哥的褲子。

「妳想幹什麼?」

「我知道表哥不可能娶我,可我想做表哥的第一個女人,也想表哥做我這輩
子的第一個男人。」

「小霜,住手。這東西妳是從那裡學的?」

「不重要了。」我輕輕親吻表哥,撫摸他的胸膛、舔他的陰莖。

「住手!」表哥說。

「你儘管喊吧,把大家喊來看我們,我不在乎。」我脫去衣服,騎在表哥身
上,把表哥堅硬的陰莖塞入自己的陰道。

「小霜,妳住手啊!」表哥說:「不然我這輩子都不理妳。」

「我不在乎!」我已經沈醉在用陰道去體會表哥的陰莖帶來的快感。

「表哥,你知道,我多麼希望在下面的那個人是我。」

「那小霜,放了我吧,我把妳綁在床上怎麼樣?」

「表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下一次好嗎?」

我看見表哥強忍著性慾:「表哥,你能忍得住就儘管忍,我今天一定要做你
的女人。」說註,我上下蠕動身體。

「快出去,我要噴了。」

「噴在裡面吧!成全你的妹妹一次。」

我用盡全力抽動,表哥的陰莖突然變得無比碩大,硬梆梆的在我體內發出一
下下抽搐……剎時間,好幾股燙熱的精液噴灑在我子宮口。好舒服喔!這是任何
任何自慰都不能得到的充實快感,一種渴望很久的滿足感。

我繼續陶醉了一會,才放開表哥,「對不起!」我說:「表哥,是我任性,
以後不要不理我好嗎?」

表哥一言不發,把我的雙手扭到身後,用麻繩捆住。表哥從來就沒有這樣捆
過我,繩子嵌進肉裡,手很快就缺血發麻,呼吸也變得很困難。

表哥把我扔在床上,用他的皮帶抽打我的屁股,火辣辣的很痛。我咬著牙不
喊,眼淚卻忍不住流出來。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挨打,痛的確是很痛的,卻有一種贖罪的感覺。

打了十幾下,我看見表哥高高舉起皮帶,我閉上眼睛,心想:『只要你能消
氣,怎麼打都隨你便。』

表哥卻不打了,放了我,「今天的事情絕對不要說出去。」表哥很嚴厲的對
我說。

「我發誓,這永遠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

把第一次給了表哥的第二天,我就和我的男朋友上床了。

後來發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懷孕了,偷偷去墮胎,卻不知道打掉的
是誰的孩子。

(六)表哥結婚了,新娘不是我

我勉勉強強的考上了大學。

在渡過一個瘋狂的暑假後,我和男朋友分手了,他可以接受我不是處女,卻
不能忍受我跟他上床卻愛著別人。我也知道,我們的緣份到頭了。

進了大學後,我很快又交了男朋友。但我們的關係只維持了一個月,因為我
不是處女,也因為我的SM傾向讓他害怕。我從來就沒有為我當初的行為而後悔
過,也很坦然的接受了。

我十八歲那年,表哥二十四歲。寒假,表哥把表嫂帶回家,表嫂很漂亮,我
站在她面前就像一隻醜小鴨。更可怕的是,表哥結婚後就要和表嫂移民到美國唸
書。雖然這幾年表哥都在刻意迴避我,但想起從此再也不能見面,總是讓我很難
過。

表哥結婚的那天晚上,我做表嫂的伴娘,我的心一直在流血,早料到如此結
局,現實卻讓人難以承受。

在大家喝得醉醺醺的時候,我溜進了表哥的新房,穿上了表嫂的婚紗。我們
有鬧新房的習慣,我躲在了衣櫥裡。

表哥和表嫂回來後都有點酒意,關上門就迫不及待地做愛。

「能把妳綁起來做嗎?」我聽到表哥這樣說,心想:『要是你這樣跟我說多
好啊!』

「嗯,變態!好吧,今天就滿足你一次。」

「能讓我打妳幾下嗎?」

「不許打我,打我就不跟你做了。」我聽到表嫂拒絕了表哥。

『表哥,如果你娶的是我……你知道嗎?我很想再次接受你的鞭打。』我邊
想著,邊用繃帶綁住了自己的雙手。

表哥和表嫂在做愛,我卻穿著婚紗在衣櫥裡自慰,幻想著綁在床上被表哥用
陰莖插入陰道的新娘子是自己。聽著他們的呻吟,忍不住偷偷落淚。

我聽到他們都打呼了,才悄悄推開衣櫥門。表嫂睡得很香,身材真好,表哥
真的很幸福。

表哥突然睜開了眼睛,驚恐地看著我,輕輕的搖了搖頭。我用牙齒咬開手上
繃帶的活結,輕輕地脫去婚紗,換回自己的衣服,離開。表嫂一直都沒有醒。

(七)老宅

我回到了外公的老宅。

外公去世後,舅舅一家就搬到市中心的高檔公寓去住了,大宅院在就這樣丟
空了。我慢慢清掃屋裡的灰塵,找尋童年時候美好的回憶。

院子裡的葡萄早已枯死,傢俱也破敗不堪,但在什麼地方表哥第一次綁我,
哪個房間是向表哥表白的地方,在哪裡強姦表哥……這一切都一幕一幕如同電影
一樣閃過。

「你!」一個人推門進來,我們同時驚呼。

「我要走了,可能要很多年才能回來,所以再來看一眼小時住過的地方。」
表哥想離開迴避我。

「難道你不想再看一眼你的表妹嗎?」我說著,解開了上衣的鈕扣。

「小霜,妳在幹什麼?」

「能在這裡見到表哥,我相信是上天故意安排的,我希望為你做表嫂不願做
的事情。」

「妳說什麼?」

「你知道我說什麼。」我已經脫得一絲不掛:「我不會說出去的。」

表哥考慮了很久,終於抵制不住誘惑,把我的雙手吊起,用麻繩和皮帶抽打
我的身體。剛開始時好痛,卻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身上紅紅的印跡越來越多,卻感不到痛了,反而覺得這種火辣辣的感覺是一
種說不出的享受。看著表哥也很滿足的樣子,我感到更加開心,尤其是鞭子落在
乳房和私處,每一下都有一種觸電的興奮。

「痛嗎?」表哥問我。

「不痛,我等你打我等了很多年了。」

「妳就知道嘴硬!」

這句話,讓我就像回到了童年。

慢慢地,我用自己的身體去迎接表哥的鞭子,讓自己最想接受鞭打的部位接
受快感的洗禮。

表哥扔下了皮帶,脫光了衣服,不顧一切地狠狠幹我。表哥似乎要用盡全身
的力氣把我徹底征服,我從來就沒有享受過這麼強勁而有力的抽插。在全身接受
鞭打以後,不可能接受鞭打的陰道充滿了承受痛楚的渴望,在這種疼痛中到達高
潮,才是我最想要的。

表哥噴了以後,仍然繼續瘋狂地在我體內抽插,直到我們兩個都精疲力盡,
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感覺很多次。

臨別的時候,我在車站把表哥拉到角落,「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表哥。」
我說:「表哥,我是不是你的第一個女人?」

表哥滿臉通紅,最後說:「這輩子有兩個女人深深地愛過我,我足夠了。」

「我知道了,表哥。」

【完】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