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學 情色小說

老公

老公-情色小說-成人文學

林月媚是新月社的社長,陽痿半軟不硬速治療以免誤了黃金期身價億萬的女富豪,可以說在她30歲的時候能白
手起家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不錯了。
    更別提她是個美豔的職場女達人,職場上的她總是一身得體的純黑的女士西
服,裡面陪著白色的襯衫,下身是黑色短裙,短裙下是黑色的絲襪,腳上是酒紅
色的高跟鞋,一頭亮麗的黑色長直發,直達臀部,美豔的瓜子臉上帶著自信而冷
豔的笑容,高聳的豪乳將西服撐的鼓鼓的讓她高貴中帶著誘惑,白嫩修長美腿在
黑絲的映襯下更是嫵媚性感,能言善辯的紅唇唇角是一粒小黑痣,讓這個強大的
女人多了一絲狐狸的騷媚氣質。
    不過林月媚至今還是單身,她不缺乏追求者,但自身超高的能力讓她眼界極
高,所以到現在都沒有看的上眼的人。
    一如既往的寧靜傍晚,林月媚讓專人司機開車送她回自己的別墅。
    坐在後座的她閑來無事隨便翻看著自己的電話錄,竟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電話
簿中竟有一個電話的備註是老公,這怎麼可能?手機這種私人物品她向來不離身,
應該沒人有機會碰啊。
    林月媚心中疑惑,只是車已經到了目的地,只好先按捺下自己的好奇,進入
自己的別墅。
    別墅因為只有林月媚一個人,勃起功能障礙的前兆所以樣式不大不小,很是精緻,不過這裡位置
比較偏僻,她雖然有時候會覺得有些孤單寂寞,但不知為何林月媚潛意識裡就是
不想換到人群密集的地方住,似乎有個神秘的聲音暗暗勸導著她「不要去、不要
去」。
    林月媚正想著電話備註的問題,突然她的手機收到了來自「老公」的手機短
信:親愛的騷貨老婆,你最愛的大肉棒老公馬上到家,洗白白你的大屁股和肥奶
子等著讓我玩兒啊!
    這是什麼?騷擾電話?林月媚心裡有些惱火又有點莫名其妙。
    剛在奇怪之際,林月媚手機又收到一條視頻資訊,附帶著一句話:老婆,昨
天的你真TM騷,希望今天你不要讓我失望。
    這什麼鬼?昨天?我不是早早的就睡了嗎?林月媚不禁身子有些發涼,可是
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點開了這個視頻,卻看到令她震驚的一幕!
    「老公,月媚小騷逼只是聞到你的味道就受不了,下面好癢,好想立刻就被

男人不猛,女人不愛, 老公早洩,老婆就會偷情, 勃起困難,硬度不足,做到一半軟掉了,早洩秒射 - 半顆解決你的困擾 - 印度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goods.php?id=175
老公您的大肉棒填滿,空虛的小穴好想立刻就被您滾燙的精液灌溉,明天是月媚
小騷逼的排卵日,老公明天一定要早點回來,用大肉棒狠狠的草我,月媚小騷逼
想懷上您的孩子……」
    說出這些下賤淫亂的不行的話的正是她自己,視頻裡的她一臉淫靡的躺在沙
發上,與女友做愛時換姿勢會軟掉解開衣衫,扯掉胸罩,一手撫摸著酥胸,另一隻手在胯間掏弄著,對著攝
像機用極其嬌氣甜膩的語氣勾引著錄影的男人。
    視頻裡的林月媚似乎克制不住自己心裡的淫念,翻過身子,撅起屁股,用手
掰開粉嫩的陰唇,嬌聲道:「老公,別拍了,快草月媚小騷逼吧,求求你了,反
正月媚永遠是老公的小婊子老婆,以後有機會讓大肉棒老公拍個夠,無論是口交
照,乳交照,還是cos照,都可以,求你了,來嘛,我下面好癢癢,想它的大
肉棒哥哥……」
    林月媚邊說著邊像一隻發情母狗一樣開始搖起屁股來。
    林月媚心裡寒意陣陣,卻見視頻畫面一轉,「嗯嗯……啊啊,好棒,陽痿的診斷與治療月媚小
騷逼的嫩逼要給老公肏爛了,草,用力的草,狠狠的草,我是婊子老婆,只愛大
肉棒老公!好老公!啊…好老公…啊……啊!」
    林月媚看見一根碩大黝黑的肉棒在自己緊湊粉嫩的陰戶中進出,每次抽插都
帶出絲絲淫液,每次操弄都帶起自己更加放浪的叫床聲,這種可怕的場景讓林月
媚感到一種惡寒,理智告訴她她得趕緊報警,可是不知為什麼每一次看到被那醜
惡的大肉棒插入,林月媚自己下體都會一同湧起一股熱流,這種舒爽感讓她迷醉
其中,遲遲不肯甘休。
  畫面又是一變,變成廚房畫面,林月媚看見自己渾身赤裸,只穿著一條圍裙,
雙手撐在切菜板上,朝後翹起美臀,肆無忌憚勾引大肉棒姦淫。
  畫面又移到別墅附帶的小花園裡,視頻裡的林月媚脫光衣服,脖子上系著用
來栓狗的狗鏈,被那個錄影的男人拖著順著花園小徑走,嘴裡不住的叫道:「汪
汪汪汪!」俏麗的臉上泛出焦慮的神色,似乎是有些急事。
    然後林月媚就被帶到一株她最喜歡的盆栽下時,像威而鋼增强性功能的糖果只見她後右腿高高的舉起,
滴滴黃色的水珠順著大白腿流下,白皙的肌膚泛起愜意的紅暈,花株在她尿液的
滋潤下似乎多了一份妖豔。

老公


    視頻到這裡就結束了,林月媚心裡寒意更甚,她覺得自己很危險,得趕緊報
警,但手向電話移去的時候,潛意識裡卻出現了抵觸,似乎對接下來的發展有種
變態墮落的渴望。
    我到底怎麼了?林月媚心裡暗暗自責。
    正當她猶豫之時,門外傳來了門鈴聲,伴隨著一聲粗鄙不堪的調笑:「小婊
子老婆,你的大肉棒哥哥回來了,快開門啊,我會好好滋潤你的!」
    監控中拍攝出一個穿著便裝的胖子,渾身有種油膩膩的感覺,很是噁心,可
卻表現出與自己十分親密的模樣,這讓林月媚感到反胃。
    「你是誰?快走,死變態,不然我報警了!」林月媚帶有薄怒的說道,她冷
靜的分析了自己的處境,覺得自己很安全,可不知為什麼心底總有些惴惴不安。
    「真是不懂事的小婊子,我數三個數,陽痿患者 約60%有心血管疾病三個數不開門我就出去找女人了!」
胖子似乎真像林月媚老公一般,賭氣的說道。
    林月媚本該哭笑不得,羞憤交加,可在胖子伸出三個手指,輕喊一聲「三」
時,頭仿佛被雷電擊中一般,一陣劇痛,她本能的感到驚恐,因為林月媚感覺到
有什麼無法抑制的東西在從自己心裡跑出來,她倒在地上,痛苦的抱著自己的頭,
嬌軀蜷縮成一團,嘴裡念叨著「不要,不要,不要」,香唌溢出來浸濡了紅唇,
衣服也因為痛苦的掙紮而鬆散開,露出美好白皙的肌膚。
    「二!」胖子扳下一個手指,又蹦出一個字,鏗鏘有力,那詭異的節拍和聲
調,有著迷惑人心的能力,讓林月媚從劇痛的地獄中又仿佛到了溫柔的天堂,她
感覺自己心靈變成一隻小鳥,在無盡的天空飛翔,必利勁全世界公認治療早洩藥物忘記了自己,只覺得頭腦暈暈
的,不能思考,不能懷疑,只能服從,快樂幸福縈繞在她身邊,這種滿滿的快樂
感讓林月媚情不自禁嬌喘起來,玉手不自覺就攀上自己的玉女峰揉搓起來,裙子
上濕滑一片,一股愛液特有的淡淡的騷味彌漫開來。
    「一!」胖子扳下最後一個手指,做完就轉身好像要離開的模樣,邊走邊說
道:「那我走了,小婊子老婆,哼,我出去找女人玩去!」
    「咯吱」,沈重的開門聲似乎預示著女主人的墮落,心靈被眼前男人俘虜,
聽到這聲音,胖子帶著詭異的笑容又轉過身來,卻裝作生氣的模樣,說道:「怎
麼?騷婊子被操爽了就忘了你老公了?哼!真是婊子無情啊!」
    「好老公,我錯了,求你原諒你的騷婊子老婆嘛!」
    林月媚早已不復原來的冷豔典雅,一臉淫亂癡態的盈盈跪下,嘟著紅唇,威而鋼犀利士樂威壯三者區別
滴滴的求饒,眼神裡全是遏制不住的放浪崩壞,「好啦,老公,你大雞吧有大量,
小騷逼老婆在這兒給你賠不是了。」
    說完林月媚鄭重其事的磕了一個頭,宣示著自己對這個男人的絕對臣服,不
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那跪下來的巧妙姿勢讓完美的曲線畢露無疑。
    「好吧,誰讓我這麼寵愛你呢,騷婊子老婆,過來讓我好好摸摸,看看有沒
有又大一點。」
    胖子無視跪在地上的林月媚,一邊說著一邊大搖大擺的走向客廳,朝沙發上
一躺,對著他的「老婆」招招手,示意讓她過來。
  得到自己老公的允許,林月媚如同被皇帝臨幸的妃子一般,欣喜溫柔的走向
胖子,眼神裡滿是扭曲的愛意和幸福,林月媚嬌膩的慵倚在胖子的懷中,一雙玉
臂環繞著胖子的脖子,似片刻都不忍何其分離一般。
    胖子看著懷裡迷情的美人,再也不克制心裡的淫念,隔著女式西服揉搓著渾
圓飽滿的寶貝,攝護腺肥大改善感受著透過衣物傳來的火熱溫度,更是讓他心猿意馬。
    胖子粗暴的撕扯開林月媚的上衣,讓她飽滿彈性的豪乳暴露在空氣中,玉石
般的乳肉在夕陽餘暉映照下泛出熏紅,粉嫩的草莓一跳一跳的,頗有情色的感覺,
林月媚還故意挺了挺自己的大奶子,向她的愛人、主人、神展示這副身體的魅力。
    這種赤裸裸的誘惑怎麼能讓胖子忍得住,他的肥手很快攀上高峰,粗暴的揉
搓著乳球,或是拽著紅嫩的乳頭向外拉扯,或是手掌包住乳肉使勁往裡壓成餅狀,
不知憐香惜玉的他在這白嫩嫩的乳肉上留下一個個紅紅的手印,而林月媚順從的
應對著自己老公的淩虐,玉手附在肥手上,帶領著它探索自己美麗的胸部,甚至
故意迷情呻吟,刺激著眼前男人的暴虐與性欲,著實是個經驗豐富的蕩婦,與職
場上冷豔如雪蓮的她判若兩人。
    林月媚似乎是察覺到胯下肉棒已有勃起的趨勢,溫柔的擺脫胖子的鹹豬手,
雙腿大張的蹲在胖子胯下,讓她的男人能清楚的欣賞自己粉嫩誘人的小穴,玉手
恭恭敬敬的請出胖子的肉棒,如同珍寶一般捧在手裡,從微血管看陽痿檀口輕開,伸出香舌一點
一點的舔舐,舔完一處就用小嘴包住一處,直到那粗大的肉棒整個都包在她口中,
一直戳到喉管,形成一個突起的肉棱,才開始用力吸食著肉棒,兩頰因為吸的賣
力形成兩個妖豔的酒窩,「puzipuzi」的聲音有節奏的很詭異。
    胖子滿意地看著胯下認真幹活的美人兒,像是打量著自己辛辛苦苦完成的藝
術品,這種變態的成就感讓他無比自豪和興奮,他開始瘋狂抽插著胯下女人的柔
嫩小嘴,像是草小穴一樣,把女人的嘴撞擊的通紅,兩個肉袋清脆的打擊在女人
的臉頰上,每打一次,女人臉上紅潮就增加一分,終於在胖子嘶吼著口暴之時女
人同時來到了高潮,小穴淫水像是噴泉一般濺了一地,一臉癡態的攤在地毯上,
著實淫亂妖豔,因為射出的量太多,精液從林月媚嘴角流出來,順著她的脖子,
或是滴在地毯上變成精斑,或是從深深的乳溝劃過,積在光滑的小腹與大腿根部,
胖子趕緊拍下來這一幕,在他看來這是一種肉體美學。
    「婊子老婆,怎麼身上有汗味啊,是不是沒聽你的主人老公的話洗白白啊?」
    胖子惡臭的糙腳粗魯的踩在林月媚美豔卻有些崩壞的臉上,高高在上的眼神
似乎不是在看自己的老婆,而是一隻可愛的寵物。
    然而林月媚不僅不感到噁心,反而貪婪的吸嗅著胖子腳掌的可怕氣味,彎彎
的眼睛裡滿是變態的滿足和欲望。
    胖子只聽腳下女人斷斷續續的說:「對不起…大肉棒…老公…我這個婊子…
竟然忘了…這件事了…小婊子我…這就去洗…洗白白…讓好老公…草個……痛快
……」
    說完女人溫柔的拿開胖子的臭腳,緩緩直起身子,過程中香豔的曲線讓胖子
欲火再燃,他抱起林月媚就往浴室走去,邊走邊淫笑:「沒事兒,誰叫你大屌老
公寬容呢,今天跟你好好洗個鴛鴦浴!」
    「啊!謝謝好老公,我這個婊子真的太幸運了,有這麼好的肉棒老公!」
    林月媚聽完身子一顫,臉上泛起桃紅,下體又開始流水了,看樣子是感動的
發情了起來。
    來到浴室,胖子放下懷裡發情的美人兒,猴急的脫下自己的衣服,林月媚狐
媚一笑,不加掩飾地一件件脫掉自己的衣物,甚至不知有意無意的凸顯自己凹凸
有致的身材。
  胖子欣賞著林月媚的脫衣秀,小腹的欲火又升騰了起來。
  「來,騷婊子老婆,幫你好老公洗個後背!」胖子坐在一個浴室的塑膠凳上,
背對著林月媚,命令著她。
  「好的,老公!」林月媚美豔一笑,不往自己手上抹上沐浴液,反而在自己
的酥胸上抹上了沐浴液,熟練的模樣看樣子不是第一次做了。
  林月媚一抹完就跪在了胖子的身後,兩手環在他的腰間,身體一起一伏,將
自己的大奶子貼在胖子背上,開始用那兩團軟肉給他擦起了背。
    本就白皙細膩的乳肉抹上沐浴液更是滑膩,配上強大的乳壓,讓胖子清楚感
覺到林月媚乳房的每一寸肌膚,微微發硬的乳頭更是像是手指一般按壓著他的後
背,著實舒適。
    這種香豔的快感讓胖子血液下湧,頓時堅硬如鐵棒一般,善解人意的林月媚
一邊笑道,一邊把在胖子腰際的一雙玉手放到他跨下,雙手包住胖子的肉棒。
「讓小騷逼老婆幫好老公也洗洗肉棒,嘻嘻!」
  「真是騷,也不知道我怎麼看上你這個騷貨的?」胖子嘴上惡咧咧的罵道,
但眼神中卻有種對於聽話的寵物的贊許。
    這種贊許讓林月媚興奮起來,下體竟是控制不住的流下淫水,紅唇中冒出一
串串淫言亂語:「大肉棒老公看上我這個騷貨,真是我三生求來的福氣,我一定
像個女僕蕩婦一般好好服侍您一輩子。」
    嘴上胡言亂語,一雙玉手還是沒閑著,極其有規律的動了起來,包在胖子的
肉棒上又搓又套。恰到好處的手技讓胖子心裡暗暗叫爽,更不說背後還不停的傳
來那對驚人巨乳的柔軟觸感,在雙重刺激下,胖子沒過多久,就不再抑制精關射
了出來,林月媚似乎已經很是瞭解這個肉棒的搏動了,一感覺到快要射精趕緊把
自己的兩隻纖手都按到龜頭上合攏捂住,濃精全都射到了她的雙掌中。
    「嘻嘻,老公的美味精液,騷婊子我就笑納了。」林月媚一說完就迫不及待
的一飲而盡,可是胖子射出的量實在太多,把她嬌嫩的腮幫漲的鼓鼓的,像個可
愛的倉鼠,著實可愛,緩了好久才咽了下去。
  吃完精液的林月媚趕緊拿著浴頭澆去胖子身上的泡沫,玉手擦洗著,不時還
故意撩撥一下胖子的下體,胖子哪裡經得住挑逗,噁心頓起,轉過身來,拍拍林
月媚的屁股,惡狠狠地道:「小騷貨,敢挑逗你老公?撅起屁股,讓我好好教訓
你!」
  「是,是小婊子騷,總想著老公的大肉棒,老公好好調教調教我吧!」
    林月媚順從的配合著,跪在地上,身體壓在浴池邊上,頭深深低下;雪白的
臀部高高撅起來,雙手撥開自己的小穴,讓胖子可以清晰看到自己粉嫩的蚌肉和
可愛的菊花。
  胖子將已開始在自己不斷愛撫調教下發情放浪的林月媚壓在身下,然後挺腰
靠近她的兩股之間。胖子的雙手抓住林月媚柔軟的雙足,手指分開林月媚的足趾、
插在她的趾縫之間,將林月媚修長的雙腿高高舉起,巨大的龜頭輕輕摩擦著林月
媚濕潤的花瓣以示威。
  肥胖粗壯的身體沈重地壓了上來,右手也緊箍上林月媚的纖細腰肢,挺漲的
淫具開始發動可怕的攻擊,如同審訊犯人一般兇猛無情。
  「不要……饒了我吧……好老公。」
  林月媚的紅唇中發出抵抗的嗚咽,可眼中的情欲暴露出了她的真實想法。
  「啊……」
  即使幾經開墾,林月媚依然覺得自己的陰道正被撐開擴張,胖子用粗野的粗
大的陽具一下子壓入濕潤粉紅色的花瓣裂縫中。
  龜頭帶著可怕的力量,將陰唇粗魯的剝開,很快龜頭抵達林月媚的淫穴,胖
子將胯下陽具猛然往前一頂,直接頂入了林月媚的淫穴深處,林月媚觸電一般的
縮了縮,胖子的陽具乘勝追擊,林月媚胯下秘洞一根熱氣騰騰的堅硬肉棒正逐寸
深入,爽得林月媚雙眼淚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胡言亂語著:「我要……我
要……好老公……嗚……真爽……操死我。」
  胖子不斷下壓的軀體隨著肉棒的不住前進,呼了口氣,腰部猛地一挺,龐然
大物猛然一伸到底。胖子只覺一層層溫暖的嫩肉緊緊的包圍住肉棒,帶給自己一
股難以言喻的舒適快感,不管進來多少次,胖子都覺得林月媚的小穴有一種魔力,
溫熱柔軟潮濕的感覺,緊緊的包圍著他,彷佛要將他融化似的。
  林月媚再次「啊……」的一聲發出放蕩舒爽的長叫,眼中流下興奮的淚來,
這種極致的快感讓她感到腦中一團雜亂,修長的雙腿在空中一陣亂舞,心中無限
的享受。
  胖子同樣恣情地享受著眼前這冰清玉潔冷豔無比的熟女林月媚,當貞潔的聖
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林月媚那放浪迷亂的掙紮,更能滿足胖子的高漲的淫欲,
不光是肉體的快感,那種殘忍地蹂躪林月媚貞潔的心靈的快感更是讓胖子瘋狂。
  「啊……好老公……」
  「騷貨,婊子,看你大肉棒老公的厲害!」
  胖子的淫具無情地徹底貫穿林月媚的陰戶,緊窄的蜜洞完全被撐滿貫通,直
達花心,林月媚感覺到小腹內巨大的迫力直逼喉頭,氣也透不過來的感覺。
    林月媚無意識地微微張嘴,性感微張的嬌嫩紅唇立刻被幾隻粗糙骯髒的手指
插入,小巧的玉舌被胖子粗魯地玩弄。胖子用手指狠狠夾住林月媚的舌尖,然後
猛烈抽動扣扒,林月媚感到舌根像要斷裂,但這種劇烈的疼痛卻與下體極致的快
感形成了扭曲的墮落快樂。
    「啊…爽…不愧是…大肉棒…老公…」
    「騷貨,你老公爸爸又來了!」
  胖子再度深深插入了林月媚的花瓣時,強烈電流般的感覺直沖林月媚腦頂,
使林月媚發出哭泣般的悅耳叫床聲。當肉棒再次開始不斷的猛烈抽插時,林月媚
幾乎失去聲音,紅唇微張,下頜微微顫抖,從櫻桃小嘴內不斷分泌出來的唾液盡
被胖子扣出來滴落在浴缸裡,同時林月媚也不由自主盡情吸著胖子手上臭臭的味
道。
  「啊……真爽…上天了……啊……爽……」
  玉乳與浴缸邊的強力擠壓配上胖子有意無意手肘的觸碰又使林月媚產生了酥
癢的感覺,這種新的感覺在不斷地加劇、不斷漫延、不斷擴展、以至全身的每一
塊肌膚,每一個部位都騷動起來,活躍起來,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熱流直向下身壓
去。
  林月媚感到什麼都消失了,緊張的神經鬆馳了,全身的肌膚酥軟了,體內的
血液奔湧了,花瓣內由酥麻轉為騷熱,接著便出現了刺癢的感覺;一種連想都不
敢想的可怕幸福,整個攫住林月媚的全身。
  林月媚只覺得說不出快感從自己的下體擴張到全身毛孔,說不出的舒服,說
不出的好受。林月媚大聲呻吟,盡情叫床,雙腿使勁剪住胖子的腰杆,這一刻她
再一次感謝上蒼讓她這個婊子有了個大肉棒老公。
    就這樣,這場香豔的合浴一直洗了兩個鐘頭,因為胖子總是在林月媚辛辛苦
苦洗乾淨的時候狠狠侵犯她,侵犯完又得重新再洗,這讓林月媚來來回回洗了8
遍才甘休。
  林月媚和她的「老公」來到臥室,她的浴袍被自己毫不留情的甩開,剛剛沐
浴過,尚且泛著誘人體香的酮體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之中。
  即使在浴室已經身經百戰頗感疲憊,但已經被胖子調教出淫性和抖m體質的
她雙手如捧珍寶一般捧著胖子的肉棒,雙腿已經呈M字形分開,色澤粉嫩誘人的
陰穴已然染上淫水。
  這種明顯淫穢的邀請和挑逗,讓胖子血液下湧,胖子大力地攬住林月媚那細
細的腰肢,將她緊緊地摟在懷裡,讓她平滑的小腹深深感受他男人的壓迫。
  「好燙啊,好燙的大肉棒,啊,忍不住了,求你了,操我吧,好老公。」林
月媚的小手繼續擺弄著他那粗大的龐然大物,嘴角嫵媚一笑。
  胖子被她的媚態激得欲火勃發,龐然大物挺得更加粗大,雙手用力將她美豔
的身子舉起來,龐然大物對準她的穴口,雙手一鬆,同時臀部用力地向上一頂。
  「啊……你頂到花心裡了……好老公……真厲害……」
  林月媚被胖子這無比勇猛地一擊給頂得舒爽無比,蜜穴甬道中那股巨大的充
實感讓她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來,兩隻小手也激動地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了,只在
他身後揮舞著,兩條腿更是緊緊地夾住了他的腰。
  胖子感到自己那粗壯的龐然大物勢如破竹般直插到林月媚的花蕊裡去,深深
地陷入一團軟軟地肉中,那有些疲軟但依然緊窄的美穴甬道緊緊地箍住他的龐然
大物,原本漲得有些生痛的大雞巴給這麼一箍,簡直爽到不知人間何世。
  「不愧是好老公,騷婊子老婆好爽哦!」
  胖子嘿嘿淫笑道:「放心吧,騷貨,我保證你會欲仙欲死的。」
  說完將林月媚頂到床身上,大力地運動腰身,每一次的插入都深深地插進林
月媚那敏感的子宮中,帶得她的身子也似乎被他給擠到進到床裡一般,更別說他
粗大的龐然大物更是幾乎把她的蜜穴甬道都幾乎給洞穿了。  
    「我的天啊……你……好老公……大肉棒……好厲害……騷婊子這輩子都
……離不開你啊……啊……啊……」
    林月媚叫了幾下之後,那種巨大的快感傳遍了她的全身,讓她在全身顫抖中,
不由自主地狂泄不止,終於吃不消白眼一翻竟是昏了過去。
    胖子一點也不驚訝,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只是默默的拔出自己的肉棒,將
肉棒上的精液淫水狠狠塗抹在林月媚的臉上胸上,邊塗邊笑道:「騷婊子老婆,
你真是我的好老婆啊,放心,我們會結婚的,也會生孩子的,當然,你沒辦法反
對,因為你是我永遠的奴隸老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個月後,林月媚做了個噩夢,夢裡她脖子上帶著狗項圈,穿著聖潔的婚裙,
然後一個胖子一路牽著鎖鏈走過來,而自己在地上以美女犬的姿勢趴爬著,在喝
下交杯酒之後,自己竟然給胖子口交,乳交,性交,然後說出了結婚誓詞,但詞
句卻淫賤如性奴誓詞,然後是交換婚戒,只不過她的被當作陰環使用……真奇怪,
真可怕,林月媚想。
    又不知過了幾天,林月媚在辦公室突然想吐反胃,心裡不禁奇怪,怎麼會這
麼想吐?我沒感冒啊?
    心裡突然冒出一個想法總不至於懷孕了?
    怎麼可能!我又沒有老公!



http://www.dha.tw
男性功能障礙 心靈雞湯 747娛樂網 印度壯陽藥
壯陽藥哪裡買 犀利士5mg 超級犀利士 果凍威而鋼

情色小說